新诗馆:刘枝卿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352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刘枝卿

(阅读:1210 次)

刘枝卿,2005年生于山西,现为万柏林区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山西省散文学会会员,太原市文艺评论家学会会员。

刘枝卿的诗

(计 22 首 | 时间:2023-03-07)

【影子】

大树将地球分成两种模样
一半黑漆漆,一半
明亮亮

你在那黑处躺着
我在这白处站着
我们谁也不认识谁
我们 互相好奇 相互想象


【父亲与山】

一座大山,生下了我的父亲
父亲在大山下生出我,一双幼小的
眼睛,躺在坚实的双臂里
每日每夜,父亲扛着这座大山
入睡,工作,传授我
祖祖辈辈所修行的扛山功
总有一天,我也会成长为父亲
而父亲,会迷失于山林
但瘦弱的我,始终无法:
真正意义上扛起这座大山
十七年过去,在大山的庇护下
灵魂,拥有了勇气和梦想
肉体,在与大山的搏斗中成长
打马归还,在我即将扛起大山时
满头积雪的父亲
看着大山,又年轻了一场


【爱一片叶子】

爱一片叶子
就要把它从树上摘起
然后
再陪它落下去
风吹,被雨淋
试探昏黄的人间
这一刻
你有了树叶的情感
你决定
死在它信奉的泥土里
陪她长大
陪她长眠


【夜行者】

(1)
头发扔在天上
化成凤凰
埋入地里,变成乌鸦

(2)
我出生是阴雨天气
我的肤色
是泥土颜色

(3)
我的老师阿夜
猎捕他的人
没有黑色钩子

(4)
在集中营:
所有罪犯与奴隶
都必须高歌太阳

(5)
阿夜死了
前一天早上
他曾无数次清洁自己的尸体

(6)
我是黑夜的继承人
晚餐和月亮
都在对我无言而笑

(7)
抱着大碗的国王
睡着了,黑色的羽毛
安息了

(8)
多一点黑色就是罪恶
碰死在墙壁上的
血色子民

(9)
磕头赎罪
黑夜衣不蔽体,祈祷
在篝火旁的纯色眼睛

(10)
乌鸦卧在南山
唇边多了一抹红
像一只哑巴,不会说话


【美好】

写一些美好的事物
你所预见的,花儿那么美
云儿那么白,写你
最爱的平原
你和你的家人,不会为
生活担忧,也不
假意歌颂,你的诗 
献给和平,自由        奔跑的绿叶
眉间有初雪
脚下有蓝天
献给远处迷茫的蚂蚁,帮助泥土
和石榴收获爱情,献给
今晚,风儿那么小
月儿那么圆


【油画】

看完一幅油画,晚霞与江水都颠倒了过来
我低头,石子依附在冰雪上
这个冬天,狐狸身着棉衣,老虎在房间里叹气
寒冷,沸腾的颜色也化为冷色调
远山暗了下去,星星若有若无,想家的人

生活在没有自然修饰的地方
冬天太冷了,他依附在石板中央,他的爱人
几株芦苇垂着头,与倒影取暖
也许这里太过于空旷,孤独的伙计
维持着孤独信念,与孤独做伴的伙计


【火焰】

谁能在冬天之时化为火焰呢
我   满身油
被太阳放人间不断翻炒 

夜里  伤痕累累的辣椒
蒜瓣、爱人的左手与家人的右眼
都将成为我的佐料

我们被炒到昏天黑地,被炒到双目失明
直至我带上王冠,身披金甲

可伟大的,你
就如面前的我,孤独地缩在锅中
让一切盛开都很快枯萎 
把一切梦幻都看作虚无

伟大的你啊
伟大到戏弄时间与生命的你

此刻
也两手空空,躺在一间老屋


【黑夜的献词】

黑夜悄悄近了,汾河旁的黑头发
比天色黑的更快一些
这些风、雨,蹬车老人经过迎泽桥时
在闭眼瞬息间模糊了

时间走的着急,我不停地
不停支撑双眼
避免它比黑夜更早的黑下去
樱花垂头,还没到它盛开的时节

影子终于来了,睡去的人们无法察觉
水杯喝水,头箍整理着毛发
被褥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学习取暖
凌晨一点,影子打开灯

这十年,影子在沙漠中寻找影子
拖着疲惫身体,破烂不堪的人群中寻找着
它看到的村庄都荒无人烟
它遇到的爱情都彻夜难眠


【探险】

大地与落叶分开了
大地的危险
不仅仅是泥潭、火山和沙漠
有时它会变成河流
把你记住与忘却的事情全部冲掉
比如人生前的记忆
那些美好爱情与幻想,美丽的杜鹃
落在刚刚开花的石榴树上

今天,石榴已经成熟
我看到我的母亲,抱着石榴在冲我挥手
她害怕这些无情的石榴
她害怕石榴落尽,黑发到白头


【世界杯】

先生,从现在开始你会得到的
是一个晚上,研究
水果与冰激凌
如何装入同一个世界杯

但它不是空度日
也并非是你不呵护生命
电视里,所谓一切生命的总和:
都被一脚抽射的时间弥补了


【午睡】

总有时一觉就是一个下午
醒来;
你的灵魂捧着嘴

叮叮当当
或者不说话
或者在冬天蓄谋一场火灾

那些时代,历史
翻云覆雨
而你,两眼皆空

看不到人
看不到人带着水
看不到海浪翻出的白

这些静谧而自由的长眠
再一次地
把大雪
投向蓝天


【乌夜啼】

风低之时你爱落日,昏黄的光晕
像极了姑娘眉间的黄宝石
美丽的河流都从这里分叉,随后经过君王的床榻
经过乌骓马,经过虞姬。在一个四面楚歌的晚上
牧童唱着渔歌,梅花在爱之前已经凋零
每当我谈论这个比孤独还大的话题
眼睛总比心灵更执着,而贴近脑门的最先离去
月黑风高,这残缺的一层云雾
在发丝轻曳的时候
让闭眼的人不再无动于衷,他听得清那些流经千年之后的
从天而降的行程
夜深了,树皮褪下衣裳。温和的风露出它入木三分
写作的毛笔,以及纹在身上的王羲之都一闪而去
仅剩我还在爱着,历史那瞬息


【日记】

在我面前的一栋白色楼房
那些白色的美丽的花,以及我今天穿的白色衣服
白色的阳台,白色的厨具
如果说上帝也身穿白色
他一定会轻轻地向你耳朵问好:
这些白色是一切颜色的总和
而阶级是黑色,和平是红色
人民是泥土的黄色,一切开端
都从一张白色画卷开始
那我亲爱的,你如果捧着象征和平的花
献给这些埋藏于黑色的
憨态可掬的黄色们
那冬日里的大雪注定不会将你轻轻放过


【白色的献诗】

这一刻,月亮离我而去了
负心人把痴心人安置于一片草原
这里无光,鲜花也离我而去了

十年时间
爷爷送走了白发,奶奶依偎在白发上哭
十年时间
奶奶织出了一条白色的草原
我躺在草原上摸黑赶路

那些白色的花
都在填补着一个伤口
交汇处的每一滴水
都承载着雪山的重量

白色也离我而去了,断线的风筝
让故乡摇摇欲坠
这些年
没有有大雪捧着鲜花向我走来


【无趣】

多无趣啊,一些开始就结束的事情
那些墙头上的草,在蚯蚓的左边
蚯蚓的右边
从天空飘飘洒洒
落到地上的花
春天的风要到冬天才能吹到
上一秒在海边宣誓的情人
二十四小时后就会形如陌路
那些星光、报纸,女性的眼睛
在窗户中
在破碎而温暖的大地上
被一轮火红色的、呱呱坠地的太阳
烧成了岩石的形状
如果说一句爱是击败孤独的法则
那我将赌上一生
像透明,像夜莺
像牧羊人在荒废的原野中化身为羊
多无趣啊,这光阴那么短
你要爱到深处:雪花就落满白头


【交谈】

在沉默的草皮上,我听到了
一株蒲公英与一只蚂蚁交谈的声音
尽管它们并未相识
那些种子,绒毛却已经打成一片
它们的语言并不相通,甚至没有灵性
它们的羽翼也未满
二者中间飞不出一只蝴蝶
但交谈无疑是情绪传递的最好方式
蒲公英微动,蚂蚁就着急着闪
这跨越了种族与历史的谈话
带着蔚蓝的风,几丝白云飘去了
某个天气晴朗的午后
一切未曾结束的都还未曾开始


【回声】

岸边,我听到浪花在呼唤着一个人的名字
“枝,我恨这…”  岩石消耗着一个人的历史

我是谁?坠入空谷后。畏惧死亡的人
捂住耳朵,摸揣着无声的回声…


【星夜寄】

小时候在老家屋顶就可以看到星星
今夜,我爬到二十八层的阳台才看到

岸边等候紫霞的人
看着海上的波光,一闪一闪
而那些易逝的生命
一点点,从竹子中,围墙上
露出了半个脑袋

谁正走过半生
谁已经醉倒在木椅上
而又是谁,此时此刻。刚初逢月亮

直到现在,为这静静的欢愉
那片土地轮到了繁华,轮到了都市
才轮到了一个身得孤独的人

“生命都是在墓碑中造就的,发呆中”
我听到我的爷爷
在远方,化作了一颗流星
他驼背的身子上,写满了我的名字

我正看到一大片残缺的月光
思绪在那里警告我着说;
不要成长


【钟】

钟表老了
时针也不知道它活了多少岁
它一出生开始就被人摆在那里
哒-哒
响着,忘却了年龄
忘却了样子,但它沉稳
在数字里沉稳,在愚昧的转动里
沉稳。太阳反反复复
它不明白机械
随着黑夜,盼望着
尘垢织好了毛衣,蜘蛛
空洞,瞪眼
这不是它的
那个时代,盒子堆满封建与庸俗
她从山里长大,陪着大山
自私与顽强
时间躺在记忆的麦田里
祭奠着山里的另一颗太阳


【乌夜啼】

风低之时你爱落日,昏黄的光晕
像极了姑娘眉间的黄宝石
美丽的河流都从这里分叉,随后经过君王的床榻
经过乌骓马,经过虞姬。在一个四面楚歌的晚上
牧童唱着渔歌,梅花在爱之前已经凋零
每当我谈论这个比孤独还大的话题
眼睛总比心灵更执着,而贴近脑门的最先离去
月黑风高,这残缺的一层云雾
在发丝轻曳的时候
让闭眼的人不再无动于衷,他听得清那些流经千年之后的
从天而降的行程
夜深了,树皮褪下衣裳。温和的风露出它入木三分
写作的毛笔,以及纹在身上的王羲之都一闪而去
仅剩我还在爱着,历史那瞬息


【距离】

今夜,月亮托起一片黑。北风摇曳着
触动车上的少男少女,从县城赶到农村

这距离其实并不远,飞鸟与鱼
也仅仅相隔着一片大海
海的那边,商船到站,商人在贩卖贝壳

像一首诗写至中间就要贩卖思想
粮食、爱人与兄弟,就要在突兀的片刻相逢,然后成熟
如果星光与月亮已经是生死之交,而君子之交又要清淡如水

那用汾酒兑成的河水里,藏着沙滩、星空
一群人席地而坐,听到荒诞似世界的回音:那些空洞
用来讲诉爱情。然后又被时光空洞的打磨、消散、无人作答

几百年换得的一面之缘,腐烂尸骨中
我看到双眼睛,月亮在滴溜溜的转


【放羊记】

羊群依偎在牧羊人耳边,吮吸头发
土地里拔起的,还带着洗发水香气、春天的香气
风一吹,布鞋与石头都有了青草的味道
牧羊人是个七岁的孩子,他的故乡
在大山与汾水交汇口约三十里的地方
每天清晨,他都要背着食粮出一趟远门
羊群在身后撵着他。“牧童寒笛倚牛吹”,但他不会吹笛子,会吹口哨
家里也没有老牛,只有圈里的猪能多吃一口饭
泥土一日一日的,变松变软。青山在口哨中活了过来
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牧羊人倚在石堆上
今晚星星也活了过来,而夜空是山的背面。他幻想自己是那轮月亮
能看到大海和雪山,所有羊群无法涉足的地方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