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东水楼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14 位诗人, 18811 首诗歌,总阅读 2822243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同时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为每位作者精心制作电子专辑进行展览。
新诗馆公益事业需众人共力,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衷心感谢您的鼎力相助!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东水楼

(阅读:1634 次)

东水楼, 本名林耀东,1982年10月生于广东大埔,现居汕头潮阳,主编有散文集《人间有风景》,参与编辑《海之潮,山之阳》《终南》等,著有诗集《将水引入杯》,中英文诗合集《乡音与时间》等。

东水楼的诗

(计 17 首 | 时间:2023-03-19)

【叙述】

在石头和石头之间
芒果树的影子弯曲 
 “我确信 
这样的场景别人没有听过” 
十七点一刻,水楼回到故居 
坐南朝北 
左边一条小溪,清澈、安静 
十年光阴 
岸上的影子不分叉 
认识我的人都说 
那是水楼 


【发现】

远远望去,仿佛一群宿命的点 
清晨,小鸟落在我的阳台上 
它们感知着夏日清凉 
随口哼唱几句山歌 
过不了多久,蝉音热烈起来 
觉出幸福的人渐渐变多,脚步变慢 
这些平常景象我曾羞于启齿 
如今换了一副眼神 
微笑中有更多的细节和快感 
让我爱不释手


【乡雪】

到处都在下雪 
即使是一颗心 
周围也已经白茫茫一片 
 
现在,我重新打量这小小的村庄 
黑土地上洁白的脚印 
像一朵朵无心插种的花


【一个人的领地】

安静的时候 
大片的山川就在身后 
简朴但一直保持着通风 
偶有小动物闯入 
它们惊慌、失态 
谁也不能劝说 
当夜色暗降 
回忆是一马平川 
独立中央的那个人 
拍一拍肩膀,转过头来 
他不是你


【落草为寇】

外面风声很大 
树叶沙沙作响 
不消说,黑夜早已铺开
和平镇,人间灯火 
耐着性子亮着 
走出去,仔细地看 
路连着路,桥连着桥 
路的两旁是人家 
桥的下面还有一座桥


【立场】

作为一把刀的背部 
山比水重要 
前音比尾音可靠 
你可以尽情朗诵: 
这里是刚刚经历一场丰收的稻田 
空旷已经被阵雨填补 
我站在这里
立场鲜明
或者,我可以跪着 
像牛犊,静静 
安放自己 


【他们】

中午,朋友们走后 
房间里只剩我一人 
仿佛凭空多出来的一截 
我自然想到许多不相干的人 
某部虚构中的小说把我写进去 
再拆分成许多个
他们相互窥视,甚至走向各自的反面 
……
当我从房间里走出来 
天空锃亮 
冬日的暖阳无限缱绻 
刹时,他们又融成了一个整体 


【家】

粉红塑料桶里养着 
水仙 
一直摆在天井正中间 
爸说上个月刚开过一朵 
今天再开两朵
或许是因为昨日的一场大雨
修长的叶子,头比平时低些 
而鲜艳的花瓣看起来
却有些骄傲   


【无题】

花骨朵中猫的魅影闪过
蜜蜂因朴实而镇定
积水圆滑跳起舞来
冷风单手倒立
变时尚再化身薄雾
一小节线段胆大心细
横卧险涧竟被喻为
人生的独木桥


【对不起,请你出去】

对不起,请你出去
我的花园,按照我的意志
生长。这里,多余的土壤
那里,多余的枝蔓
我不喜欢空白的美学
请你,对,就是你!
认真生长,严肃开花


【乡音】

将木头刨开
选取最硬核的部分
制作成楔子
将楔子打进木头内部
那是古老匠人建筑的艺术
每次看到这里我都会心一笑
这么多年游走异地
听过了太多的方言
有一种声音就像楔子
牢牢铆在了心里
就像标准的普通话
关键部分总是嵌着客家口音


【看了许久,忘了奶奶已经不在】

这一天来到河边
河水比往常清澈
松软的白云被鱼群一再冲散
又聚拢
穿过它们——
时间的森林
奶奶在不远处凸起的石板上
洗衣服。妈妈也在
用力地搓着
没多久,妹妹加入进来
她们合力
把眼前的河流洗得异常温顺


【堵车】

十点多了,周围都是
和我一样赶着回家的人
不同的方向,不约而同
窗外,五颜六色的灯晃晃停停——
每天,类似的情形都在上演
有时,是为了返回自己
虽然道路很多,我们并没有避开
拥堵的一条


【奏鸣曲】

月亮被摘走了
乱弹琴的男孩还在书房
许多人都想冒充谱中符
搞得现在音符更乱了
写谱人依然在积蓄耐心
他随时有可能借出
一个强劲的弹簧
世界能接受一个新的跳音吗?
作为听觉的孩子我是多么幸运啊
偶然间竟摸到了
多少年才绽放一次的共振


【旅途】

去雨中捡拾光亮
光亮使你饱满

生活总是这样
常旧常新

在那些短暂居住过的房子里
我为曾经用旧的一切感到欣慰


【端午,从河边走过】

古老的诗人仍像一面镜子

河水缓慢地流着
不时闪着光

沿和平大桥一路往下
一些雨点也参与进来

想到天下的河流一气相连
河水不断变幻着

时儿更浊
时儿更清


【死亡有多少深度】

死亡有多少深度
在那墓碑的阴影中

路过的人看见青草
看见翠绿的竹

一声问候,轻轻摇落
夹在中间的少数
干枯的蝴蝶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