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海东青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418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海东青的诗

海东青

(阅读:1508 次)

海东青,诗人、作家。本名舒渭民,常用笔名海东青.诗僧、舒杭。上海舒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东青采诗》诗歌阅读朗诵平台创始人、总编,从事现代诗歌创作及网络授课教学。已出版海东青诗文选《那时年少》《虚构一个爱人》,海东青校园情诗集《轻轻走进你的花季》,海东青童诗有声绘本《骑着蜗牛去旅行》一套4册。

海东青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3-08-09)

【冰玉洞】

三清山北麓,有月亮神秘私藏
轻轻撩开月光
窥见一个娇小的子宫

一汪清泉,是孕育中信江
幼小的胚胎
生命最初的声息在这里叮咚叩响

将常用的源头一词更换
子宫,羊水,脐带,脐血
等诸多对生命的联想顿时激活

江河游出子宫蜿蜒千里
我们离开母体,从此辗转一生


【雪地】

寂寥
是一片无垠的雪地
路标是奢侈品

此刻适宜独行
适宜漫无目的

若有追求
目光
会一头栽入无边的远


【空枝】

风将成群的叶子赶下枝头
千树万树
向天伸出空空的手

月光是一个虚词
只能给予肤浅的抚慰

雪未来
这场遍布人间的等待
就一直持续


【拐杖】

花繁叶茂
皆出自细枝末节

岁月删繁就简

从掌心
抻出一根瘦骨


【那年的花儿】

往事在身后走远
回眸处
杂草丛生

一粒念
飞落

那年的一朵花儿
便在荒芜中
妩媚


【飞过冬天的鸟】

一只野鸽子在后窗啼叫
那里安静,能听见春的消息

有羽翅扇动,由远而近
嘘!像是一对……

它俩配合默契,在围猎春天


【黄昏有九扇门】

推开其中一扇
一尾小溪扭捏着游上前来

那年离乡
它跟在身后一路追
直到瘦成一根线
直到瘦得再也看不见

黄昏有九扇门
每一条幽深的门洞里
都住着故人


【昨天隐匿的地方】

那条红脸大汉
又匆匆翻过山梁去了西山下
每逢天晴他必定这般执着

山脚下是怎样一幅画面呢
该有一间茅屋
一盏油灯
一个久久等待的妇人

茅屋蹲着背起半个月亮
油灯望着妇人
给一面浅滩打上一个个补丁
水流经过补丁时哗哗作响

这是我想象中昨天隐匿的地方
此刻却被红脸汉子
寻而未果的脚步越描越暗


【夜色如水】

夕阳刚走
水悄无声息将人间淹没
在水中游弋我们是一尾尾鱼

粒状诱饵在夜空悬浮着
放出闪闪光亮

早在儿时就忍不住想咬钩
妈妈总说
要把它摘下来给我

她每朝天空抓一把
我都急着掰开她的手掌心


【绝版】

天只是微凉
多数秋叶只是一半青一半黄

干脆熟透一点吧
像枫叶
红得滴出血来与我的血液汇合

让我沿着叶的筋络找到回乡路
捡条小板凳坐在老屋门前

坐进那个看似寻常如今绝版的黄昏
等父亲归来
等母亲喊我吃饭


【夹缝中的鸢尾花】

它落在一个被遗忘的位置
它踮着脚尖吃力地向上
它每时每刻都保持这样的姿势

人们每天惯看的太阳
于它,却是奢侈品,是渴望

它终于剖开弥久的阴暗
舔食到片片阳光
它长舒一口,几只蝴蝶飞了出来


【读者】

世上最好的读者莫过于青苔
老墙,石阶,皲裂的树皮
处处有它阅读的身影

它爱光顾被人们遗忘的角落
爱轻手轻脚爬上古朴的青石
解读石刻的魏碑或小篆

怕惊醒一行行沉睡的文字
它只在雨中偷偷哭泣过

一片青苔一生只读一本书
读过就不走,死后还紧紧抱着


【旧颜】

青砖残檐
昨日容颜已老

几茎疏竹伸手
欲将它遮掩

目光投去
在背光处落进一张网


【秋黄】

秋天有几分豪横
不予商量
一夜间以泼墨手法将季节涂鸦

鸟类,兽类,人类
囿于魔咒

脚步,目光
甚至念头
都沾上干不透甩不掉的秋黄


【多维空间】

往秋深处去
向前
抵达冬

而向左
拐过一个旧草垛
是秋背面

春仍在
与秋
只一叶之障


【故乡在秋风中摇晃】

故乡被风吹成弯弓
弓弦是断藕递来的一根丝线
落叶是离弦的箭

偶尔射在身上
却轻轻的

就像童年
母亲把木棍高高举起时
总轻轻地落下


【秋天是一个流浪的季节】

风在流浪 云在流浪 鸟在流浪
纷扬的落叶在流浪

这时 故乡更远
月光更近了

一片枯叶被流浪诗人领养
住进他的诗行


【这个秋天,不再误读落叶】

学作它们纵身一跳
抵达草丛,泥地,或水面

与泥土,脸贴着脸
醺于村庄的味道

与流水,手牵手一路同行
不问去往谁家串门儿

与苍老的秋草耳鬓厮磨
如与久违的乡亲,相拥絮叨

谁说飘落是悲伤的死亡
那是一波奉着神谕的返乡潮


【风爱打劫】

一年四季,它都忙于打劫
劫花瓣,劫落叶,劫海浪,劫飘雪

它还怀揣迷香,劫走天空迷路的流云
和人间那些不着边际的梦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