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一地雪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503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一地雪

(阅读:1343 次)

一地雪,本名秦岭,女,六零后。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选刊》《当代诗坛》《诗歌月刊》《江南诗》等文学期刊及《感动大学生的100首诗歌》等多种诗歌选本。著有诗集《细语》,散文集《摘自青春里的希望》。曾荣获台湾“第三届叶红女性诗奖”,“第九届中国徐志摩微诗大赛银奖”,“三苏杯全国诗歌大赛奖”等。现居南阳,某企业会计师。

一地雪的诗

(计 21 首 | 时间:2023-09-04)

(推荐人:伏牛浪子)

【我更痛心春天死去的】

我更痛心那些春天死去的事物
比如绿萝,幸福树……
它们在漫长的冬天舒展碧波
甚至以倔强的花朵
拥抱季节的考验。
它们心怀慈悲
奉献温馨,愉悦,
而从不打扰
人们的视线。它们(静默一角)
以不存在的姿态存在着
等春天到来。

当它们熬过酷寒
殁于春暖。我的悲伤远远大于
二月拱出的嫩芽
枯死严冬。我哀伤,
像哀伤世上许多青葱暴毙的生命
它们为何在春天死去?

“天使的翅膀折于道德。
子弹。瘟疫。”
机器人列队穿过花市。


【碎石】

当我写下碎石
地球小于一。苍穹摇摆
万物浑浊宇宙返回史前。
当我眼眸触及
没有任何痛苦与悲伤。

当我站在西西弗画像
前,滚动的巨石碎裂
石块如乌云铺天盖地,
没有任何能逃脱。

当一块碎石浓缩为一滴墨
一个小小的句号,键盘振动
屏幕上山崩海啸狂风
飞卷。恰如我命运的风暴
在浩淼宇宙微如显微镜下的
病菌。


【自闭症】

我用沉默刻下一枚拒绝章。
他有羽毛的重量
山的脚。
他是我星辰的马蹄铁。

自此,战马为你们嘶鸣
荣誉因你们举杯
你的唇,拥抱着旗袍和霓虹。
而放下窗帘
故乡就是我的了。
我在淘米水中洗脸
为时光虚胖,把清静叫做良辰
尽享炊烟的亲吻。

我是他头顶的一支蜡。
我的烛泪默默流淌
在他中年的盛宴。


【一场洪】

两天后,你就成了我身体中的
一场洪。此时恰逢窗外有雨
它们和你一样聚集了三天力量。

而我所能承受的极限也只不过
三天而已。它们从细微的漏洞开始渐次累积危险
直至破了堤,冲上山。

乌云覆盖了整个工厂,工业园。
塔吊弯曲。惟有洪,在我体内奔突
并深入到浑浊的外部。八百亩沃土也覆盖不了她的

唇。此时,钢墙上长满了
眼睛,瞩目你的声音,身影。
她一刻也没停止博大的温柔,像这

满天满天的雨水。
我不急于表达,但这场洪
冲垮了周遭的一切。


【清晨,忽然想起】

父母是寒冬里的一双棉靴
死一个,脱掉一只
死一个,脱掉一只

我早已赤脚过冬
了无牵挂
只是冻疮累累。

三十年后,我忽然明白
赤足的伤痕多么难堪


【戏】

无法描述这简陋的戏台。
十字路口
几根生锈的钢管,
几根老木头,支撑
起台上的演员。
听不清在唱什么,台上方
大红条幅写着:
邓州孟楼越调。
从浓重的方言里,听到
薛平贵的名字
我不禁停下车子,
扫一眼面前的观众:
一片白发
挤满水泥路。
我忽然泪流满面。此时
九点钟的太阳像条狗的舌头,
冷不丁
舐去我胳臂上的凉。


【那个男人】

那个久久握着我手的男人。
那个用麦子喂养我的男人。
那个把我带走的男人。

那个梦里十里长亭。
三月江南。八月桂花雨。
那个曾为我汲水的男人。

那个一点一点抽空我的男人。
那个涂抹我脸上皱纹的男人。
那个点燃,我脚趾的男人。

那个让我更换姓氏的男人。
那个让我匍匐的男人。
那个隆冬,给了我乱七八糟的男人。

那个用我的血肉与灵魂做原料,
而他做粉碎机的男人——


【顾影】

后来,蔷薇被夕阳晒成一堆
破碎的枯叶。无心的风
赶来践踏,纵容了死亡。
那些破碎的枯叶啊
飘在街肆,在荒芜的人群中
发出咔嚓咔嚓死亡的愉悦。

我怔怔地望着一地碎叶
筋骨一阵紧一阵地疼痛。
而我却仰头赞美——

死神如此决绝。
苍茫广宇,云朵如织,
不经意间万物死去生来。


【孤独】

熬粥的时候,满屋子香气,
她的骨缝因此开始快乐。
空气轻盈,
灯光在地板上画出
桌子、椅子,它们的影子显得迷离。
她起身,盛了一碗,
仿佛是习惯
又盛了第二碗。然后
笑了笑,又倒回锅里。
她笑起来的时候,
光亮煽动着翅膀
在房间里飞翔。没有人看到
这些,一个女人
在夜晚
悄悄犯下一个失误。


【死生契阔】

波涛粼粼的夜
海边。露天。
一堆木柴将尸体架起来
烧啊,烧。
 
那么多井然排列的尸体
把夜空烧成红色
把火葬工烧得瞌睡。
 
蚊虫烧死,风
烧焦。海水烧成铜。戒指从她无名指上
退下来,焚烧的人默默紧握
他们的热恋才刚刚开始。
 
火光烤红
他们的脸、胸膛,和沉默。
 
没有一滴泪水
烤干,听不见哭泣。
工人们在生产骨灰。
滚圆结实的木杆在
一寸寸消失。夜,
在趋向黎明。
 
当圆木以死亡托起骨灰的诞生
在我的惊骇中,你们把它叫做——
死生契阔


【秋风起】

秋风起
我不画悲扇,不画仕女不画
荷。枯叶不惜愁容
宛如刀。刀落,骨碎。祭命祭
轮回。垂钓者以时光
做钩钓出慢。善从桥上过
 
人间一晃
无非两件事:
出生。死亡。
而期间所有的细节只不过
生与死的仪式。


【一只鸟猝然】

一只鸟猝然从空中俯冲下来
低到能清楚看见它的巨翅。

小微吓得一愣
倒退着,看它嗖地飞向高空。

她怔怔地站在小径上
懵懂无措,让人怜惜。

可我无法告诉一岁的孩子,为什么
眼前突然出现一只大鸟。

就像无法言喻
人世命运的骤然起伏。无常化为有常

或者它像我一样,偶尔
在茫茫人世,迷失了方向?

也许它被嶙峋的大地诱惑,
陡然升起爱,或恨。谁知道呢


【此刻】

也许是看见一朵红色蔷薇
孤零零地开在斑驳的荒草上。
而不远处,那么多月季
簇拥着璀璨夺目,
我忽然想起了母亲。
当我抑制着眼窝的潮湿,抬头
看见,香樟金色枝叶被
阳光淋湿微微颤抖,
我想低唤一声母亲。
——我并不知道为什么
会想起远逝的母亲。而我刚刚
想到的是道拉多雷斯大街「1」
那个一生被它囚禁的人
多么契合我的思想——
在这银丰路上,金色的静谧
在红色街砖上跳跃。

「1」佩索阿的大街。


【快递员】

他气喘吁吁将邮件递给
我,脱缰的小马驹骤然团团止步。
我签字的速度不由己
高过,他打电话的声音。
“马上送去,马上送去。”
他糙裂的唇不停地
在那黝黑的脸上嗡嗡作响,
像纺织娘煽动紧张的空气。
在边打电话边等我签收的时刻
他不停地踱着步,一双眸子
像猎枪下惊慌的野兔,把
我办公室瞬间变成狩猎场。
当他用圆珠笔撕下签收单的
第一联,
甚至来不及看我一眼
转身疾去。我听见
他一路狂奔下楼,
脚步咚咚撞响消逝的青春。
又似窗外呼啸的秋风
穿过模糊的时空。


【静目】

夕阳用她巨大的孤独覆盖白河。
水鸟安栖于一片金色微波。
没有一只飞起
她们享受着浪花破碎的静谧。


【哑巴哥哥】

想起哑巴哥哥
一件黑色的小袄
怀里摸出一粒陈年的糖
指指我的嘴巴

哑巴哥哥对着别人指我
指他的心口
哑巴哥哥唱着歌
歌词说我是他的妹妹
哑巴哥哥不说话


【她写着】

她写着。无非是用词语
编织词语的谎言
掩盖孤独。无非是
一点点识破,生命被生活
淙淙包裹的真相。当
枯叶从葱郁的香樟树坠落

但她写下的这些
不过是,为某一天的死亡
降雪,覆盖
脆弱的坟墓。或者
为希望浇筑一座绝望的
墓碑。当一阵风
不经意
将坆冢吹散。她写——
世间再无一字
活着,逃出她内心的沙漠


【这片居民】

这片山岗像卡尔维诺的
城市。看得见的居民
越来越多
看不见的魂魄
漂浮在巨大的风力发电杆上。
枯草在十月末
恣意描绘石砾,野菊,运动鞋,
风的婆娑。

这里的居民看不见
松树,松子被魂灵掏空
他们讥饿买不到食物
纸钱在天堂大大贬值。
而银行在大肆扩张贷款
规模。鸟儿们捎来
众多的推销纸币电话。

接听者并非喜欢居住这里,
就像当初子女们并非
自愿出生。而事实
不可否定不能挽回。冬天
山岗上积雪短暂覆盖

一切。风慢慢穿透每一尊
墓穴与居民耳语。
但沉默是他们永恒的母语,
除此再没有任何表达的需要。
每一处残砖圈养的荒草,
斑驳陆离的
阳光,将再次被一群群前来
寻求慰籍的后人占有。


【在微光中】

在微光中我吃着坚果。
果核的爆裂穿透黑暗的羽翼
在子夜
万物沉寂,即将死去我
吃着坚果。无一例外
坚果也在吞噬着我
我的肉体,我的灵魂

唯有这万籁俱寂
我才能品味到坚果的
甘香,爆裂时果核的影子微微颤抖——
一颗。一颗。
欲望死去多么壮烈啊,
黑戚戚,幽光快乐地旋转

孤独制造了暴食。
这是我此刻与命运唯一的对峙


【一棵塔松住在小鸟的瞳仁】

一棵塔松住在小鸟的瞳仁
是否,像一座山住进你的眼眸
我只怀疑,那么大的物体
为何被那么小的眼眸包裹?

你看见的是真相还是
假面,蓝天知道,
奔腾的风与沉默的大地清楚。
事物就这样被事物算计着
呈现的诡异存在于科学。

当我想到这些
窗棂上,雨滴漫不经心敲打着夜
而你永远也不要相信
孤独等同于,黑暗的自愈


【给我些时辰】

你说的难关也就这些吧,
万仞山横亘书桌,笔记本。

我昨夜试着翻越了一架桥
还没有真正翻过一座山。

要等黄鹤楼下水干了。要等
白河徐徐升起,金银扑面。

只是我不知道,雾霾中
我所想的这些是否为虚幻。

给我些时辰。不需要惊涛拍岸的
弘大,不需楚国公子自刎的执着

只在这悠悠苍白,安自孤独。
有一寸黑暗的光泽轻轻跳跃。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