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朱建业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380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朱建业的诗

朱建业

(阅读:1721 次)

朱建业,当代诗人,兼写诗评、散文、小小说。生于七十年代,法律硕士,湖南双峰人,现居深圳。作品散见于《安徽文学》《诗潮》《诗选刊》《诗歌月刊》《中国诗人》《参花》《火花》等国内外文学期刊并多次获奖。作品入选《中国新诗百年精选》《中国当代诗歌赏读》《2018中国诗歌排行榜》等数十种选本。著有诗集《月韵》《风灯》。

朱建业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3-09-05)

【夜晚】

每天经过的路
连接热爱的事物
新年刚开始   
已经写满追忆
看清夜幕下的戏里悲欢
还是情不自禁地去演那个角色
深夜到来,仰望苍穹
莫名地想象着
如果那巨大的黑暗掉下来
我如何能接住
那么多挂在夜幕上的星星
会不会四散飘零
那些黑暗中的灯盏
在寒风中会不会
和我的影子一起摇晃
向世界低头、弯腰,还有忏悔——
像飘在人间的经幡


【关于蚯蚓不同描述】



嫌世上的黑暗不够多
钻入地里探索更深的黑暗
然后住下来
在黑暗中活出滋味活出美好
我不入黑暗,谁入黑暗?



习惯在暗无天日中
艰辛地生活   浑浑噩噩
不知光明为何物   
更不会追问
黑暗来自哪里



多希望我的心灵
能像你的肉体一样
被撕裂成两半后
还能安然无恙


【新年祈愿】

我祈愿新的一年
雾霾里长出蓝天白云
杀伐中白鸽翩翩起舞
污染的江河恢复清澈
贫瘠的土地生机勃勃
甚至   地沟油里都能
熬出真诚和善良

我愿时间终止于苦难
而重启于幸福
我愿万物灵魂的歌唱
穿透肃冷的冬天
拂去苍老的浮云

我祈愿看到 
所有苍生相爱的样子
像新生的婴儿般
清新、纯粹、干净……


【幸福的样子】

语言有时没有力量  请沉默
让我在一段缓慢的岁月里
体味幸福
冬日的冰冷已逝去
请让我们打开心扉
装下到来的春天

都市的繁华盛开在街头
浮动俗世的喧哗    陌生的面容
而我      选择一个安静的角落
让孩子们随风舞动
让诗意在四季燃烧    
灼痛太阳的眼睛

现在    是幸福的时候了
我不要漫山遍野的鲜花
我不要响彻寰宇的掌声
花儿凋谢太快  掌声转瞬沉寂
我只要牵着你们温暖的小手
缓慢地走过岁月
仿佛我这一生从来没有过忧伤


【我的一生】

龙潭公园,阳光灿烂
孩子们在小溪捞蝌蚪
我看到他们 像邂逅自己的童年
老人们在湖边唱歌
我遇到他们 像遇见苍老的自己
时光骤然静止,仿佛
我的童年、中年和老年重叠在一起

微风拂过湖面
一道道涟漪像镜面上的裂痕
每道裂痕都映照着
一片完整的天空


【在白云之上】

雄鹰的翅膀划着霞光
在白云上翱翔  我悸动不已
这寂寞的高度里
我俯瞰到自己在人间的命运
它如此孤傲、像云一样洁白
却飞翔在不可预知的旅途上


【有雨的黄昏】

天色渐暗。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像蛛网上的蝴蝶,正扑腾着翅膀
它在死中活着。而我,在活中追寻
死亡的意义。风在吹拂不可阻挡的暗影
想让黑暗晚点到来。飘落的叶子
在雨中越飞越远。如多年来
我心中那些若隐若现的影子
时光深处里,也许我早已忘记
这些黄昏里曾流过的泪——如月光、如尘埃
终将在夜色中无声无息——我深爱的尘世
也终将被黑暗吞噬


【月光下入睡的孩子】

九月降临的夜晚  月华如水
缓缓流过黑暗中的光阴。时光深处
你们安然入睡     嘴角含笑
均匀的呼吸宛若琴弦在月光下
优雅地鸣奏   洗涤着飘落的尘埃
绝不伤秋悲月  每一缕微风
都在赞美这个夜晚的完美。我甚至
听得见你们体内拔节成长的声音
与我的逐渐衰老相互印证
这是生命的此消彼长吗?如果是
我是多么心甘情愿!这份爱
引导我深入万物的内心,不再与时光对抗
看,月色正渐渐消隐!她也想入睡了
她要去照亮你们甜美的梦境


【八月辞】

初秋意平。风暴尚未降临
鸣蝉藏于花间,依旧在赞美夏天
即使到了水深火热的八月,颂歌依旧不可少
只是我看到一只蝴蝶在低处飞行
扇动的翅膀挟惊雷于无形
时光不紧不慢,中年徒劳无功
像窗外池塘的涟漪,不足以引起惊涛骇浪
而我,黑色的眼睛里已无物无人无我无众生
岁月苍凉如斯。所谓静好
是因为人间还有爱在滋养我前行
再没有多少白天黑夜供我挥霍了
这初秋的每一片落叶都是我失散的亲人
它的纹路记录着我完整的一生
八月,我生命诞生的这个时节
每一天我都在静静祈祷。每一天
都在顺着秋风低下头颅,向我的来处
双手合十


【七夕之夜】

夕阳融入我的躯体
明月饮尽一江秋水
灵魂里的水墨淡影
渐渐明亮

万物在寂静中摇曳
远方笛声悠扬
尘埃与秋风交织的音符里
往事似黄花飘回枝头

秋夜多么神秘
弹指间   树树秋色
弹指间   霜雪冷凝
弹指间   尘埃落定
弹指间   关山万里面目全非


【身体只是一栋房子】

我的身体是一栋房子
许多动物在其间栖息
它们神出鬼没,在不同时段活动
有时老虎狮子张开獠牙左冲右突
有时饿狼吐出贪婪的舌头
有时狐假虎威 有时指鹿为马
有时鼠目寸光 有时狗急跳墙
有时风声鹤唳 有时鹦鹉学舌
有时心猿意马 有时呆若木鸡
有时画蛇添足 有时鸟尽弓藏
我总是需要一只蓝色的孔雀
用温柔的目光将它们安抚
使这些飞禽走兽牛鬼蛇神
构成一个和谐社会
不至于狼心狗肺为虎作伥
 
当房子轰然倒塌分崩离析时
这些不同习性的动物
将向何处逃亡?
能否找到新的房子安居?


【冰箱里的动物】

冰箱里堆满了动物
鸭子和鸡各两只
青蛙五只、鱼若干条……
冷嗖嗖的像个停尸房
这些尸体,经过高温火烤后
将不断进入我的身体- -
如进入一个火葬场

一点骨灰都不会留下


【梦见梵高】

与冬天的阳光一道
你从窗口淌了进来。右手拿画笔
左手拎一只装满油彩的耳朵
一言不发,神一样肃穆
用笔蘸着光线里的尘埃
为我作画。一张狮子的脸
浮现在虚空中。碎片似的
时光,缓慢地,构成了我。
笑容,在流逝的荒芜中
若隐若现


【重阳节有感】

重阳,重阳
每个人生命里的两个太阳
一个叫父亲,一个叫母亲
而属于我的
一个陨落在我的童年
一个在我中年时坠入黑夜
从此,我的世界暗无天日
直到我也成为一枚太阳
黎明才到来


【染黑】

她强行把我斑白的双鬓
染得比黑还黑
好像我头发从来没白过
好像我这么多年都白忙活了
好像我多年来清白的生命
一直就黑漆漆的
好像这年头黑真的能裹住白
好像抹黑一个人真的轻而易举
看着自己被染的一头黑发
我终于相信:乌鸦本来是白色的
只是天下把它们染成了
一般黑


【清明雨】

眼中洒下的韵律
流转滢徊在人世
天籁似春风,穿过寒意
被鲜花掩埋。灵魂收留
这清澈的曲子,终于沉默
天地一片混沌,故土面目模糊
何来清明?罢了罢了
它终将洗白我的头发
向人间
呈上一张白卷 


【杀戮游戏】

经过某电子游戏厅
我看到一群孩子
在玩杀戮动物的游戏
声声枪响
飞禽走兽纷纷倒地  血流如注
孩子们目露凶光  冷酷而镇定
像一个个真正的刽子手
四周杀气腾腾 
令人不寒而栗


【我每天都在练习死亡】

灰霾和阴影被夜色消融
时光清寂  一种无法言说的美
弥漫四周
又一天过去了 我轻轻道别
窗外的鸣虫、花草乃至
看不见又无处不在的生命

然后  躺下来
如三十多年前  母亲
被人从医院抬回家一般躺着
双目微闭  神态安详
灵魂脱离肉身
翱翔天地宇内
啜饮不属于人间的喜怒哀乐
清晨  面带微笑或泪流满面
活过来

我相信母亲也在练习死亡
只是还没有醒过来
而我  每晚都在梦里
经历一生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