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殷夫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415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殷夫的诗

殷夫

(阅读:2273 次)

殷夫(1910年6月-1931年2月),原名徐白,谱名孝杰,小名徐柏庭,学名徐祖华,又名白莽,浙江象山人。读书时先后用过徐白、徐文雄(字之白)等学名,笔名有徐殷夫、白莽、文雄白、任夫、殷孚、沙菲、沙洛、洛夫、Lven等,中国无产阶级的优秀诗人,左联五烈士之一。主要作品有《孩儿塔》《殷夫选集》《殷夫集》《别了,哥哥》《血字》《伏尔加的黑浪》《一百零七个》,同时,他还在《列宁青年》杂志上发表了许多政论性文章。


殷夫的诗
二维码浏览或观看

殷夫的诗

(计 12 首 | 时间:2024-05-28)

【前进吧,中国!】

前进吧,中国,
目前的世界——
一面大的旌旗,
历史注定:
一个伟大的搴手;你
前进吧,中国!

一九三① ——的地球,
是新的圆体,
我们的时代,
是浸在狂涛里,
不一定是为了太平洋的叛乱,
不一定是为了乌拉尔的旌旗;
每个砂砾都叫喊你:
中国,前进,中国!

你是宇宙的次子,
复得乐园不在这时,
一切的罪恶,
都磨炼了你的意志,
一切的魔障,
都寄附在你身体,
你今日,听,
从波罗的到好望角,
从苏伊士到孟买城,
从菲列宾到南美州〔洲〕,
都是声音:
中国,兴起!
你是第二次十字军的领首,
你是世界大旗的好搴手!
前进!中国!

一九三O ,一,十九。
原载1930年4月1日 《萌芽月刊》第1卷第4期,署名白莽。
①“一九三——”,有人疑为漏了一个数字。我们认为这是表示“三十年代”的意思。


【巴尔底山的检阅】

虽则,我们没有好的枪炮,
虽则,我们缺少锋利的宝刀,
还〔这〕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有的是热血,
我们有的是群众,
我们突击,杀人,浴血,
我们守的是大众的城堡,

同志们,
站近来吧,
整一整队伍,
点一点人数:
举起我们的拳头来,
检阅了,再开步。

看,我们砍了多少横肉的头?
看,我们屠了多少凶恶的狗?
我们的成绩,不够,不够!
野火烧红了地线,
喊声震撼了九天,
我们的口令:“开步走!”
冲,冲,冲到战阵前头!

一九三O,五,二。
原载1930年5月21日《巴尔底山》第1卷第5号,署名白莽。
注:巴尔底山,“Partisan”的音译,“袭击队”或“游击队”。


【我们是青年的布尔塞维克】

我们是青年的布尔塞维克,
一切——都是钢铁,
我们的头脑,
我们的言语,
我们的纪律!

我们生在革命的烽火里,
我们长在斗争的律动里,
我们是时代的儿子,
我们是群众的兄弟,
我们的摇篮上,
招展着十月革命的红旗。
我们的身旁是世界革命的血波,
我们的前面是世界共产主义。

我们是劳苦青年的先锋军
我们的口号是“斗争!”
嘹亮,——我们的号筒,
高扬,——旗儿血红,
什么是我们的进行曲?
“少年先锋!”
伟大是我们的队伍,
无穷是我们的弟兄,
共产主义青年团,
新时代的主人翁。

我们是资产阶级的死仇敌,
我们是旧社会中的小暴徒,
我们要斗争,要破坏,
翻转旧世界,犁尖破土,
夺回劳动者的山,河!
我们要敲碎资本家的头颅;
踢破地主爷的胖肚,
你们悲泣吧,战栗吧!
我们要唱歌,要跳舞,
在你们的头顶上,
我们建筑起新都,
在你们的废墟上,
我们来造条大路,
共产主义的胜利,
在太阳的照耀处。

我们不怕死,
我们不悲泣,
我们要破坏,
我们要建设,
我们的旗帜鲜明:
斧头镰刀和血迹。

战斗的警钟响彻了天空,
是时候了,全世界无产青年快团结!
齐集在共产青年团的旗下,
曙光在前——
准备刺刀枪炮,袭击!

一九三O,五卅纪念。
原载1930年6月20月《列宁青年》6月号第2期,即第2卷第15期,署名莎非。


【青年的进军曲(译诗)】

伟大的公社,光明的火焰!
劳动者点燃,照耀世界;
这火焰在我们青年的胸中,
也爆发了烈火灿烂。
对前辈的伟大英雄,
无产阶级生活的创造者,
和带来光明的战士——
都给以兄弟的礼赞!

在老年人是风暴,在我们——
慢漫长夜后的光明;
我们是工人和农民的青年,
前进,前进,前进,前进,前进!

当我们和着他们共同
高唱壮雄的胜利歌声,
我们要从疲乏颤抖的手中,
取过红旗傲然高擎!

现在可毫不犹豫惊恐,
坚决地进行彻底的斗争。
哈,描在我们的胸中,
是青年的生活,前程!

在老年人是风暴,在我们——
漫漫长夜后的光明,
我们是工人和农民的青年,
前进,前进,前进,前进,前进!

原载1930年3月20日《列宁青年》第2卷第10期。无原作者署名,仅署沙洛译。


【囚窗(回忆)】

你,惨然地,沉默地,
我们透过只看见雪似的霜,雪似的霜,
何时,你映射着红日,
你这苍白的,死寂的窗,死寂的窗?

你幽然地睁视,
兀似地狱的眼睛,
你绿苍色的光,
钻痛着,扭扼着我们的灵魂。

我们要自由的呼吸,
你沉惨地沉默不语,
我们要光明的太阳,
你的黑暗,沉默,苍白充满了穹宇。

一九三O,一,十六。
原载1930年4月1日《萌芽月刊》第1卷第4期,署名白莽。


【写给一个新时代的姑娘】

姑娘,你很美丽,
但你不是玫瑰,
你也不是茉莉,
十年前的诗人,
一定要把你抛弃!

你怎末也难想到,
你会把你的鞋跟提得高高,
头发卷而又卷,
粉花拍而再拍,
再把白手裹进丝的手套。

你是一株健美的英雄树,
把腰儿挺得笔直,
把步儿跨得轻捷,
即使在群众的会场上,
你的声音没有一些羞涩。

姑娘,你的手为劳作磨得粗黑,
你的两颊为风霜吹得憔悴,
但你的笑声却更其清呢〔脆〕,
你的眼珠也更加英伟,
你很配,姑娘,扯着大旗进前!

姑娘,你是新时代的战士!
姑娘,你是我们的同志。
我们来合你握握手吧,
我们来合你亲亲嘴吧!
最重要是,我们合你同作战,同生死!

一九二九,一二,二五。
原载1930年3月10日《拓荒者》第1卷第3期,署名殷夫。


【伟大的纪念日中】

纵然,冷雨的飞沫翻腾,
在我们,这是血波的汹涌,
纵然,凄风的锐剑刺骨,
猛烈的火焰煽起在我们胸中。

不能忘,羊城的血旗飞展,
——明日变成了今日,
——现在代替未来;
虽然我们的血又和泪水泛滥,
虽然我们的骨又堆积高如山,
但这是我们永久的纪念日,
这是我们流血的礼拜!

没有血水的灌溉,
光明火种不会灿烂,
没有风雪的冬宵,
新春的温阳永难到来……
我们宣誓过:
我们永不悲悼,
我们记清这血的债数,
我们死也难忘掉!

真的,除非是海洋枯干,
除非是嵩岳的伟岩縻〔糜〕烂,
即是我们的骨骼磨成了沙沫,
我们边〔也〕永远要他们偿还!

现在,看呵!
雨点淋打我们的头脑,
恐怖的雷电威吓在天的高高,
打吧!无情的水点,
我们的愤火总永久在燃烧!
我们怕什么呢?
时间已到——
全地球划分成两个战壕,
枪实弹,剑儿出鞘,
这是最后决战的血周,
这是结算旧账的年头,
我们没有惧怕,
我们不肯逃跑,
只有向前,浴血,饮弹,咆哮,……
即使是天,
我们也有胆把它打倒!

一九二九,十二,十六。
原载1930年4月10日《摩登青年》第1卷第2期,署名殷夫。
注:《摩登青年》第l卷第2期目录作《伟大的纪念日》。


【与新时代的青年】

是战争的时代!

大地上,
漫涨着烽烟,
天穹底,
响振着战号的吼嗔。

狂澜的汹涌,
军旗的翻腾,
报告我们:
转变地球的剧战,
向我们一步一步跨近。

新的青年们,
我们得参战,
这边或那边,
一刻也不准再徘徊!

这是前夜的对垒:
光明 对抗 黑暗,
真理 对抗 强暴,
解放 对抗 剥夺!

流血的歌声巨涛般冲激着了,
嘹亮的汽笛山瀑般合唱着了,
告知胜利的属主:
十二万万五千万的一群,
坚强,固执,
愤怒,团结,确信,
不能站在中间,
这不是时候,
把武器拿起,
走去战阵头。……

我们得参战,
去这边,或那边,
向光明,或向黑暗,
不能再逡巡徘徊!

不用害怕,
时代的潮头已推涌起山的高峰,
决战的血钟响彻了大地的茫茫,
用真理和正义,
武装我们的意志吧!
不要停留,
上前或即是退后,
杀敌或即是杀友,
在这一小时内,
你也得决定,——
你也得决定,走!

一九二九,十二,十二。
原载1930年4月10日《摩登青年》第1卷第2期,署名殷夫。


【别了,哥哥】

(算作是向一个“阶级”的告别词吧!)
别了,我最亲爱的哥哥,
你的来函促成了我的决心,
恨的是不能握一握最后的手,
再独立地向前途踏进。
二十年来手足的爱和怜,
二十年来的保护和抚养,
请在这最后的一滴泪水里,
收回吧,作为恶梦一场。
你诚意的教导使我感激,
你牺牲的培植使我钦佩,
但这不能留住我不向你告别,
我不能不向别方转变。
在你的一方,哟,哥哥,
有的是,安逸,功业和名号,
是治者们荣赏的爵禄,
或是薄纸糊成的高帽。
只要我,答应一声说,
“我进去听指示的圈套,”
我很容易能够获得一切,
从名号直至纸帽。
但你的弟弟现在饥渴,
饥渴着的是永久的真理,
不要荣誉,不要功建,
只望向真理的王国进礼。
因此机械的悲鸣扰了他的美梦,
因此劳苦群众的呼号震动心灵,
因此他尽日尽夜地忧愁,
想做个普罗米修士偷给人间以光明。
真理和忿怒使他强硬,
他再不怕天帝的咆哮,
他要牺牲去他的生命,
更不要那纸糊的高帽。
这,就是你弟弟的前途,
这前途满站着危崖荆棘,
又有的是黑的死,和白的骨,
又有的是砭人肌筋的冰雹风雪。
但他决心要踏上前去,
真理的伟光在地平线下闪照,
死的恐怖都辟易远退,
热的心火会把冰雪溶消。
别了,哥哥,别了,
此后各走前途,
再见的机会是在,
当我们和你隶属着的阶级交了战火。


【孩儿塔】

孩儿塔哟,你是稚骨的故宫,
伫立于这漠茫的平旷,
倾听晚风无依的悲诉,
谐和着鸦队的合唱!
呵!你是幼弱灵魂的居处,
你是被遗忘者的故乡。
白荆花低开旁周,
灵芝草暗复着幽幽私道,
地线上停凝着风车巨轮,
淡曼曼的天空没有风暴;
这哟,这和平无奈的世界,
北欧的悲雾永久地笼罩。
你们为世遗忘的小幽魂,
天使的清泪洗涤心的创痕;
哟,你们有你们人生和情热,
也有生的歌颂,未来的花底憧憬。
只是你们已被世界遗忘,
你们的呼喊已无迹留,
狐的高鸣,和狼的狂唱,
纯洁的哭泣只暗绕莽沟。
你们的小手空空,
指上只牵挂了你母亲的愁情,
夜静,月斜,风停了微嘘,
不睡的慈母暗送她的叹声。
幽灵哟,发扬你们没字的歌唱,
使那荆花悸颤,灵芝低回,
远的溪流凝住轻泣,
黑衣的先知者默然飞开。
幽灵哟,把黝绿的林火聚合,
照着死的平漠,暗的道路,
引住无辜的旅人佇足,
说:此处飞舞着一盏鬼火……


【血字】

血液写成的大字,
斜斜地躺在南京路,
这个难忘的日子——
润饰着一年一度……

血液写成的大字,
刻划着千万声的高呼,
这个难忘的日子——
几万个心灵暴怒……

血液写成的大字,
记录着冲突的经过,
这个难忘的日子——
狞笑着几多叛徒……

“五卅”哟!立起来,
在南京路走!把你血的光芒射到天的尽头,
把你刚强的姿态投映到黄浦江口,
把你的洪钟般的预言震动宇宙!

今日他们的天堂,
他日他们的地狱,
今日我们的血液写成字,
异日他们的泪水可入浴。

我是一个叛乱的开始,
我也是历史的长子,
我是海燕,
我是时代的尖刺。

“五”要成为报复的枷子,
“卅”要成为囚禁仇敌的铁栅,
“五”要分成镰刀和铁锤,
“卅”要成为断铐和炮弹!……

四年的血液润饰够了,
两个血字不该再放光辉,
千万的心音够坚决了,
这个日子应该即刻消毁!
(一九二九年四月二十七日)


【让死的死去吧】

让死的死去吧!
他们的血并不白流,
他们含笑地躺在路上,
仿佛还诚恳地向我们点头。
他们的血画成地图,
染红了多少农村,城头。
他们光荣地死去了,
我们不能向他们把泪流。
敌人在瞄准了,
不要举起我们的手!
让死的死去吧!
他们的血并不自流,
我们不要悲哀或叹息,
漫漫的长途横在前头。
走去吧,
斗争中消息不要走漏,
他们尽了责任,
我们还要抖擞。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