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麦先森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507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麦先森的诗

麦先森

(阅读:2603 次)

麦先森,1999年生于西安,籍贯安徽桐城,西北大学硕士在读,有诗歌发表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延河》《散文诗世界》等。

麦先森的诗

(计 21 首 | 时间:2020-06-22)

【决裂】

影子。在黄昏的光线中
消融,镶钻的圆弧
刺进湖面,水花溅射在
岸边衰老的石块上
木椅脱漆,缓慢开裂
带着莫名的气氛,一半走进
潮湿的树林,另一半被风
吹散,却仍立在原地
直到一朵云,它盖住风浪
擦亮栏杆上陈旧的铁锈
我望向它来处,有两颗太阳
在虚空中彼此消磨、互相吞噬


【阿玛利亚】

那个女人窝在潮湿的床上
她穿着衬衣,永远侧着脸对墙
寂静中裸漏出的手臂
纹着好看的青色花纹。不可言说的
隐喻是凛冬的雪落和风起
孩子们每次从镇上来
口袋里都装着长辈给的救济
从里面掏出散碎的布匹,发霉面包
和皱缩的黑丝袜,一股脑
全扔进去,然后赶紧跑开
门前拦着一棵高大的木槿树
长在冰层上,下面是水
水下是更深的冰
偶尔几只麻雀是雪地里
冒出的一嗖火,它们会在夜里
焚毁窗户,烧进阁楼
从打翻的胭脂盒中寻找谷粒


【石盘】

波纹状的褐色鳞片
将一束变质的阳光押解在
水井边。蚁群在石缝里
生产问号,直到彻底占据
墙角被挖心的梧桐树
那里躺着一具干枯的皮囊
蝴蝶停在弯曲的手指上
大腿和小臂长满青苔,肩膀是
无际的平原,从肚脐眼里
伸出几丛绿芽。而额头围着的
锈蚀钢圈更像是一只大锹
在扣上它蜕皮的腰带
从石盘里跃出的一阵风使
树木崩塌,洞口被阴影堵塞
火焰驱赶羊群,从梦境烧到屋顶
太阳收敛所有光芒,变成一颗
灰暗的煤炭,掉落在地上
然后慢慢滚进一个炽热的
即将开满花朵的胸膛


【鱼没有脚】

当鱼群自以为凯旋
海鸥从纪念碑上飞走,留下
几颗猩红的弹壳。我漠然地看着
海洋被水泥砖围圈,伯伊拉山下是
如冰川般蔓延的干草地,斑斓
却毫无生机。桥头响起
起伏的汽车喇叭,它们奴化的
噪音使玫瑰枯萎,而尾气被
制成饵料,填满鳕鱼的胃
凯夫拉维克的熔岩
再难以喷发。到处是搁浅的渔船
加工厂里废弃的挽歌和肆意
倾泻街头的酒精。人们在
黑暗里来回兴奋与恐惧
任由性功能退化,血液自言自语
面孔在一股股
臭气中窒息。而限额的窗户
在天亮前必须紧闭


【沸腾】

从屋檐滚落的水,在陈旧的
钢管上刮骨疗伤。一只蜗牛用
触角,试探阳光里析出的
蓝色房子。足迹潮湿且蠕动

白杨焚香剃度,二黑伏在
石墩旁吠叫。一面皱缩的——
大门打开,在湖底它果断咬下我
漫长岁月前投下的一只铁钩

这是冬天的百花齐放
我从密集的冰层里,抽出一只
胳膊,岩浆流过枯黄的地表
手指在音乐里沸腾


【等客来】

书架古朴,在幽潭的
吞吐中,闪着黄色光晕
一圈圈烟雾,击打在鹅卵石上
敲出滴水的回声
此时他正端坐在,一把
缺了只腿的旧竹椅上
修长手指,隐匿在白手套中
打着没有声音的结
坑洼的桌面,在四周色斑的注视下
沏着一壶龙井。从小眼里冒出的热气
迅速飘散,消失在入口的路
阿婆拾起门边零落的
几根头发,弓着背走进柜橱
架子里的书籍,强忍住要
飞出的冲动。一只七星瓢虫
滚落到夜来香的花瓣上,月光从头顶
一寸寸压下,伸进它空空的背


【花环】

电话吞下大口
灰尘,在墙壁的嘀嗒里喑哑
牧羊犬的骨架摆在
餐桌上,围观中缺失
一根肋骨。斜插入房顶的
图腾柱,甘愿接受雨水的宰割
就像他们在夜晚,用染血的
石块,祭祀喷出汽笛的巨大容器
铁链穿透山谷的雪,平行轨道
被推向交叉。廉价的死魂
从房子里走出,沿着凹陷的砖瓦
在工地与海间徘徊。臃肿而
衰老的法国女郎,站在
月光浇筑的高楼前
裹紧衣裳。一粒举起钢枪的
沙子从上方落下,黑洞洞的枪口
对准女人头顶,亡者
编织的花环,在水泥搅拌中
暗淡若一座孤坟


【失眠】

我的眼睛又听到窗外
那只有淡紫色瞳孔的灰猫
它弄丢了一朵夏日的荷花,此时像
一把锯子。整夜地切割空气中的礁石

即便如此,我还是看到了地下
潮湿的灵魂穿过金属刀片发出的
轻微抖动声——体内的风
正忙于驱赶昨日入侵的阴霾

失眠是一块漆黑的磨刀石
苦楝树新生的枝桠上
——悄然冒出一朵罂粟花


【下午】

我们一如既往,像一枚叶子
躺在沙漠中。甘愿在滚烫的沙砾下
不断吮吸来往的风

窗帘睁开一条细缝。你指着脸上
溜进的那截淡黄色光线,一株株郁金香
绽放。像蝴蝶般的诗句

我甚至无需跃到窗外。各种叫不出名字的
植物攥紧拳头。丰满的草地
像一座峡谷灌满浆


【消失】

被黑色栅栏束缚的月亮
大片的留白
在滚烫的夜色中翻滚

他们牵着锁链,潜入
沸腾的湖。在湖底挖洞
——埋进钥匙、蜡烛、口哨

犹如湖面上的野鸭,落叶和蜉蝣
一切都在消失。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也不会有任何波澜
——证明它们曾经存在


【换季】

庞大的四季之轮
被人类悄悄切掉一块后
一把没有颜色的雨
从卡尔波的手臂横斩而过

所有的蝉都在夜的
同一个时刻暴毙,死状凄惨
雪白的刀片割破时空
落向每一株草——被灰色手掌
握住的土地,它的孩子遭遇难产

蛇迅速褪去秋皮
我也挖好洞穴,准备休息
只是大雁还未及南飞
只是河流还未尽泪水


【裸露的河坝】

一群鸭用烫过的嗓子
在上游为某事争论
尤其在我靠近之后,更为激烈
河水情绪暴躁,它撕下
身上一小块布料,丢向我

下游用栅栏圈出一小块地
休憩的鸡们瞬间抬起头
一颗颗圆润的石子上,布满污秽
逃亡的鱼虾,在远方
是否还会记起它们的故乡

一条裸露的河坝横在中间
像是块丢弃多年的脊梁骨


【无力】

呐喊,尖叫
刺破松树的耳膜
秋丢弃的叶子,在各种颜色的
践踏下——不知所踪

一颗子弹射下八只大鸟
尸体呈现出,起跑的姿势
野牛妄想追赶猎豹
折断的犄角,被风灌满

“你的可悲之处在于——
渴望飞翔,却不能拥有翅膀”
我守望着广寒宫的明明灭灭
把破碎的羽毛一根一根插进手臂


【此刻】

风推着风,白色覆盖着白色
冬天把桂树的叶子,邀到河心

风信子的胡须挤满瓶子,头顶冒出的
嫩芽里,包着一个哑巴的春天

从背后抱住我的大白,它软毛下的
肚腩,像有一团不灭的火焰

此刻,我乘着一艘被冰冻的木舟
去看望那片孤独的叶子

此刻,我想擦去叶片上的积雪
看阳光慢慢地,穿过那群细碎的创口


【清明日】

清明日。花和标集体哀思
我们用镰刀和锄头
砍去祖辈坟包上误入的杂草和荆条
锯树机抬起头,毛竹们
会像多米诺骨牌般乖巧躺下
走在黄泥路亦或半山腰上
你会看到很多凸起的小土包
面对每一块,我们都心怀敬畏
那些没有碑文,无人祭祀的
真的就只剩下一捧黄土
安静地躺在脚下,与喧闹无关
就像我们,与喧闹无关
安静地漂浮在尘世间


【玻璃卡房】

玻璃卡房。戏谑的面孔
从墙面长出,如同一张向内张开的网

城市的钟开始苏醒
他敲打地板,低吼声穿过缝隙
寻找一种求生的共鸣

欲望汇成的河流,上游和下游
释放同一种激素。溅起的水花张大
嘴巴——声音里爬满溺水的羊


【锯树】

从边缘开始
慢慢地,一点一点

树,只是呜咽
那呜咽里,淌出绿色血液
飞溅起一个个,柔软的肉粒
直到它的身体重重地
打在大地心脏上
发出命运最后的一声叹息

可这还没有结束
它要认真地,看着自己被
五花大绑,运进木厂
被肢解成,薄薄的肉片
那无比聚焦的目光
让锯子——更加锋利


【草坪】

每一座古堡前都有一块墓地
一顶爵士帽盛满泪水
在被精心打扮之后,像一颗祖母绿
高高地挂在头顶

然后是博物馆,球场,公园
再到匍匐在街道两旁的家家户户
人类仿佛变成了一台巨大的割草机
一刻不停地收割虚荣

而更大的绿在暗无天日的山谷
在岩石上裂开的缝隙和死寂的沙漠中
它们从来都不说话,也从来
没有被砍下头颅的耻辱


【荒原】

总会有那么一天
我会认真地摆正自己的身体
将它放置在荒原。我会看着
那些四处生根的稗草和马齿苋
自顾自地生长,慢慢高过泥泽、石块
高过我曾经崇高的理想
这片贫瘠的土地下一定埋着很多
被我遗忘的诺言
我看着它们开始枯萎,低着头回归故里
那一双双暗淡的眼睛里
是疲惫,也是无奈
一定会有一场大雪,就在它们
即将倒下的那一瞬间
抹去荒原上所有存在的痕迹
抹去我眼角未来及
交出的一滴泪水


【旧居】

摩天轮在废弃的居民区里
停止转动,铁轨被切成无数段
从地下室一直横陈到楼顶
雨点落在锈蚀的栏杆上
骨折声。走廊里一排排圆形凸起
吐出的暗红色光——滑进碎玻璃窗

褪色木马被铁棍插在地板
灰尘锯的书桌上,小丑玩偶歪着头笑
一颗枯萎的发财树还未倒下
铅笔画躲在墙壁里,偷听
风给一辆玩具汽车讲的
睡前故事,却总是
醒来就忘记


【四牌楼】

暗处的地板裂开一圈圈缝隙
紫罗兰像个掠食者,伏在
蜘蛛网的中央,几十年经验的
传承,让它愈发娴熟地
混迹在营养不良的水泥里

在苍白的脸上刷一层红漆
这样更易吸引那些艳丽的鸟儿
洗去四肢胡乱的纹身后
再圈养上一条条有灵性的生物
似乎这样可以延年益寿

无数颗子弹曾想杀死它
却都被一股脑吞下——像是治病
溅上的几滴车轮下的污水
像奖章一样黏在胸口
在物欲的绑架下,越抹越黑 

高高竖起的,早已是
一座死去的历史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