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杨见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14 位诗人, 18811 首诗歌,总阅读 2822314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同时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为每位作者精心制作电子专辑进行展览。
新诗馆公益事业需众人共力,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衷心感谢您的鼎力相助!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杨见的诗

(计 22 首 | 时间:2022-10-16)

【锯樱花】

给大家说明一下
昨天我并没有锯掉
两棵樱花树的全部
只是锯掉了
这个夏天
生出的枯枝
枯枝长了虫
就没挺住
你们要相信我
如果枯枝能开出花来
我怎么也不会锯掉它


【妈死时】

听见咔嚓一声
时间断开在眼前
悲伤
流出来
打湿我

从高山上塌下来
冻住我


【两根电线的差异】

两根电线
并列横过窗前
一只鸟飞来
站在其中一根上
一根电线
就有了轻微晃动
另一根电线
保持着静止不动
那只鸟
只站了几秒
就飞走了
两根并列
的电线
有了差异
这种差异
不是谁都看得出来
谁都会看见


【一个人时就抑郁】

我前面
有一片神秘得可怕的境地
我要去哪里
它就挡到哪里
这都不叫人生怕
它会附带不同的至命威胁
使得前方和返程
不是正在泥石流
就是山洪所向披靡
进退不得时
会有山河有恙的雪崩
我担心得最多的
不是被冗长坚硬的岁月消磨
而是被一条好看柔软
无限长大的鱼
瞬间吞咽
囫囵吞枣那样


【沸腾泥沼】

无尽的轰鸣
你听听
是不是一直
留在城市上空
不是欢声
绝非鸟语
一定是汽油
的惨叫声
紧密相连
的汇演
看客
分布于大街小巷
像一层浮动于世
的沸腾泥沼


【当生死淡下来就这样】

见过太阳升
它挣脱山顶前
关在地牢中
卷于暗夜
一束光都不需
付出
你就能正确理解
生死之难
其实
从出生至今
从早上到夜晚
生叫你爬起来
干点事
死叫你过来
她抱着你躺下
安心休息
所以说
在人间
生不如死


【写诗】

又到吃面条时
可我还没写完一首诗
接下来
我只能将一根一根面条
排放在手机屏幕上
蚯蚓般扭曲
霜一样灰白
凑合之前那几排句子
这首诗就算写完了吧
结尾不是诗句
不是面条
是一根蚯蚓
正在朝诗外蠕动


【逆光】

一不小心
就处在逆光位上
面前一切不但黑
还炫目
我决定什么也不看
闭上眼睛
眼前殷红一片
一切事物
都在流血


【烧水后遗症】

最近烧着水时
会忘记
锅里在烧水
水烧干
锅烧红
屋里空气烧出怪味
跑到炉子旁
取锅淋水
沒几回
不绣钢锅
就变得不再光亮


【好办法】

纸箱里
一只广柑霉了
另一只
粘着旁边传过来的霉
我削它
怕它把霉传到手上
削完
霉果真传到手上
我用小刀刁着它
目的只有一个
不让霉继续下传


【暴雨记】

有一种暴雨
像村里人在一锅粥里放盐
每次都要放
放了才有滋有味
渗坝村下暴雨
每年都必不可少
暴雨从猴跳岩开始下
和丰满少妇进城赶场一样
不会弄乱树木与禾苗
小溪里很快会有摇滚乐队
在那里倾情演唱
另一种暴雨完全不同
像全世界都不喜欢的
恐怖分子
像索马里海盗周身挂满弹药
在渗坝村呜嘘呐喊
它们每次从佛山上下来
孩童会吓得钻鸡圈
老叟老妪也怕得关门闭户
纠集着狂风的暴雨
不但要掀翻路基
挖人墙脚,揭开屋顶
还要把村里的古树弄残废
老百姓憎恨它们上千年了
却毫不管用


【远离谷草】

远离谷草的八月
比如展览馆或者春熙路
我总有许多电话要打
告诉谷草
成都阳光很好
阴天也都宽敞
山的那边
谷草随风起舞
总能听到我的风声
她不会忘却
死灰的下面
想念正在燃烧


【乌木雕刻工】

你陪着乌木吃吃喝喝不离左右
你手上的刻刀能刻出诡异的事物
你也是一条缠绕着乌木的蛇
你让乌木为你窒息为你心碎
你强迫乌木为你开花
为你结果 为你萌发枯枝败叶
你让乌木为你飘然若仙
为你装神弄鬼
你还让乌木为你织网捕鱼
你和乌木是拜把兄弟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
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你和乌木唇齿相依
没有爬不上的坡
也没有过不去的坎


【削完苹果】

一分为四
四块苹果
置于盘中
我坐下来
等一个好时光
等待三个客人


【倾听孩子来告秘】

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来到我面前
我在石板路上坐着晒太阳
此前我在考虑花园的布局
三个小孩的影子
挡住我双膝和手上的阳光
我感觉到一阵幽凉
两个孩子开口就说
罗二娃摸走了我池塘里的一只团鱼
没等我想好对他们的回话
三个孩子已离开我回到池塘边
半小时之后
三个孩子又来了
他们把先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我身后的万毛就说
他们三个来了两次了
还是没等我想好要对他们说的话
三个孩子就走了
万毛问我
你说那三个孩子会不会再来
我说如果还来
我已想好了给他们的回话


【吹个牛吧】

那些飞鸟为我飞到白云深处
天空的奥秘我还是没法知晓
那些山峰为我傻坐永久
漫长岁月也不够我用来衰老
那些河流在为我咆哮
孤独总是冲不出小小山坳
那些森林全长在我这体表
众神带着我在森林里尴尬地逃跑
那些金属纷纷抢戏出场
证明我的时代本是地老天荒
那些花朵含苞待放
没有结束我没完没了地流浪
那些往事全都死在今天
改变不了明天来临时我的惊慌
那些遍布地球我的爹娘
戴着太阳项链人模狗样
那些超强的人间大脑
摆脱不了愚昧将他们安葬
那些悄无声息的睡眠
里面猖獗着野鬼和匪帮


【报纸上的蚂蚁】

翻开报纸
数万蚂蚁
爬进我的眼睛
带着阳光 阴霾
我的思想悬浮起来
时而充气般凸显
时而又失足于黑白深渊
亲人们
沉侵在舞池里
败叶像喜鹊一样身姿悠扬
女儿们在公园里奔跑
春天跟着风车转动
我是一个目光坚定的将军
正将检阅
村民的爱好


【想偷一棵棕树】

看见你
我就有想偷一次的念头
我骑车从你身旁路过很多次了
可是每次都不知道怎么对你下手
我总是觉得你的过去和现状都不乐观
近三米了
竟没有被刀割一次
你背负着太多过去的沉重
其实我想偷你
是因为迷恋你弯着身子向上的姿态
我更想帮你割舍过去的烟云
我有肥沃的土地
安详的空间
只凭这个
我可不可以偷你一次


【乱长眼睛】

我永远是口含铅笔的孩子
我头上的头是另一种表情
膝盖上的眼睛在长大
腰部的眼睛是掉在水泥地上的
一滴水,一滴蓝色的想象
一片微缩的海洋
我的眼睛、鼻子和嘴
不再是不离左右的绝佳组合
它们要解散,要丢掉兄弟情义
它们各有各的幻想
逃离平面,各自去了五维空间
我开始迷上胡须朝上垂的衰老
我全部器官做了逃兵
我只得四海追逃
我还会押解着它们回来
像牧羊犬押着羊群一样的
白云回来
在草地上打滚


【全是鱼鳞】

我现在碎了
以前也根本没有整体过
我身边全部充满鱼鳞
但有严格排序
不是从左到右
也不是从上而下
是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
向心
整齐排列
又向四面八方游了出去
离心
这就是全世界
全世界就是一条鱼
诡计多端
时刻回光返照
呆在地球胃里
靠地球胃酸漂浮
靠鱼的魔法
靠鱼的循环
来和我往复不休


【大乐器】

这世界是一件大乐器
万事万物不外乎一个音符
最多也就一段小曲
如果房屋只是一个纸盒
将找不到一只恰当的手来握住它
这只手要能做到将房屋挤扁而不垮塌
这只手需要强劲的拦阻力
能拦阻一切想要存放和躲避在房屋里去的事物
保持干净和空直到永久
我只是一只鸟
用我的童年和晚年站在房顶上
来体现这世界不知晓的多重隐喻
我是全世界都进入不了的钻石内核
我是用精确天平秤不出重量的情感
我是被强留在精神社会里
不同色彩上的一束闪烁
我一旦出发
多远都能一步抵达


【六个面(组诗)】

1、后面

后面很沉重很冗长
是命是珠链
是全部沉淀
是载满废品的火车匹
是连在烟头上飘去的青烟
是曼妙的尾巴
是叼着我的鹰
还飘落在空中的鸿毛
是失去单薄如纸的平衡
后面更是垃圾场
是两条没有焦点的沿途
是巨大容量的陷阱
是走失一切的
孤证

2、前面

前面总亮着一盏灯
一直鬼吹着
总是忽明忽暗
我在那偏离灯芯
散乱于地的光里
骑着自己的影子
总想摆脱
来自身旁
更深厚的黑白碎块
用谨小慎微来害怕
藏在其中要命的深渊
意志的触须
目不暇接
可它很快就变成疯子
嘴边的胡须
挂着时间的残羹剩渣
前面呵,宽大无边
芽孢在那里泛滥成灾
我还能不能有节奏地生活
能不能在前面
找寻到轻松愉快
不偏不倚的未来

3、上面

我向上面跃一步
便是自己的神
脱去凡尘
再向上面跃一步
便成了自己的仙
不再装怪
如果我没完没了地
向上面腾跃
会不会轮回成凡夫俗子
会不会像那些巨石
硬邦邦地安静在那里
呈现漫长的置若罔闻
对人间不言不语
难道这是高高在上
这是大觉大悟
大象无形

4、下面

那是我的最后
是我的结束和卑微
是万事万物的故乡
在那里我们以灰的方式活着
以水的方式行动
那是我们带不走灵魂的向度
我们过去的百般纠结
都可以在下面得到化解
我们在那里切头切尾
干干净净
在那里千年沉默
万年不灭
我愿意像回家一样
来到下面
不再有狂风般对树叶的执着
也不再有少女般被纠缠的脆弱

5、左面和右面

两个人之间
不要分左右
两者含混不清
才算圆满
如果是一张脸
左即相反的右
右即相反的左
左右必须有机组合
质地要等量
关系要悖论
当左面和右面是一条路线时
得行走在中央
在左面走是左倾
在右面走是右倾
左右倾都很冒险
会流血,会重伤
甚至失去生命
左面和右面同等重要
也必须关联
左面和右面要是被割裂
那是很恐怖
很要命的事情

6、里面

里面有一群人
中了重金属的毒
亲人摇晃着紫铜脑袋
遇着潮湿或泪什么的
立刻变成些残缺不全
变成诟病
那个绿呀就像沙漠里
茂盛不起来的春天
朋友呢伸长脖子
露出手腕
很执着地给自己下套
循环往复在那里转圈
至于熟人么
眼里噙满水银
四肢尽是黑铁
尖锐时可让任何事物受伤
流血不止
脆弱时能网开一面
让世交变成未知和陌生
现在的里面呵黑得要死
爱情拿不出手
岁月不会残留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