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高歌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14 位诗人, 18811 首诗歌,总阅读 2822326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同时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为每位作者精心制作电子专辑进行展览。
新诗馆公益事业需众人共力,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衷心感谢您的鼎力相助!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高歌的诗

高歌

(阅读:1375 次)

高歌,本名张超。1980年6月出生,山东滕州人。著有诗集《锋芒》《一个农民在天上飞》《死亡游戏》;短篇小说集《俗套中人》、长篇小说《刹那快感》。

高歌的诗

(计 17 首 | 时间:2022-12-14)

【一小块国土】

大巴经过
一座大厦
导游说这里
只走后门
一年四季
没见它开过正门
里面的工作人员
上班也只走后门
刚睡醒一觉
我以为是说
眼镜蛇馆呢


【丑报】

一提起那个老编辑
我就想起那次饭局
我们几个文学晚辈
一半撒娇
一半声讨地
质问他为什么不发
我们的诗
而那个军旅诗人的
节庆颂歌
却屡屡盘踞
其文学副刊的阵地
他一句话石化我等
“我那是出他的丑
出他的洋相呢……”


【芳邻】

有人在楼群里说
他把囤的一打可乐
擦过酒精
放在了楼下门厅
想喝的可以去拿
有人拿一瓶辣椒酱
走一瓶可乐
有人拿牛奶去换
有人拿润肤霜去换
有人拿泡面去换
有人拿两瓶啤酒
换走了那瓶辣椒酱
有人拿走最后一瓶可乐
留下几块巧克力
有人拿可乐和雪碧
换走了牛奶
有人又去放了一板鸡蛋
空手离开


【凤凰】

那个冬天
下着雪
我爸
站在公社
院墙外
等我妈

叮铃铃
叮铃铃
凤凰自行车
清脆的车铃
不是她
 
嘎嘎
嘎嘎
链子刮过
链盒子
又一辆凤凰
不是她

吱扭吱扭
吱扭吱扭
一团白气
蹬着凤凰
就是她

在饭桌上
我爸说起
也曾心动过
的这段恋曲
我妈说
别不要脸


【国花】

一名乌克兰妇女
在被占领的大街上
将几颗向日葵的种子
塞进一名荷枪实弹的
俄罗斯大兵的口袋
说等你们躺下时
向日葵会在你们的
尸体上开出花来


【乡村公路】

我爸骑上电动三轮车
打开手机里的导航
听着嗲嗲的女声回家
前方800米限速
他开始加速冲刺
前方200米拍照
他理了理头发
临近村口
他抄了条近路
导航提醒他
前方有条河
前方有条河
我爸说傻了吧
河去年就填了


【转达】

谍战剧里的女特务
身份尚未暴露
却被打成右派
在毛主席的追悼会上
放声痛哭
画外音说
她其实在哭
一年前去世的蒋介石
我爸瞪着女特务
说这叫使拐弯子劲
你妈给你奶奶上坟时
都是在哭你姥姥


【拉钩不上吊】

“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她从不说上吊
父亲在她的童年上吊而死
轮到她做母亲
她跟女儿这样唱:
“拉钩,跳跳……”
她攥住女儿的手
欢快地跳跃之后
“……一百年不许变!”


【文化宫】

拆除之中
骨架裸露
隐约路人
驻足观望
几十年的尘埃
旋即烟消云散
你听见一些
怀念的声音
有人曾在那里打球
有人曾在那里约会
有人曾在那里比赛
而你也想倾诉
泛着诗人的酸
那年夏天
你曾在那里唱歌
三个人找了一个三陪
你抱着那个东北妞儿
泣不成声地谴责爱情 


【火车站广场】

我还记得
宣判大会上的
高音喇叭
有人在主席台上喊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我更加记得
总有那么两三个
五花大绑的家伙
面朝静默的人群
绽放一脸的坏笑 


【!!】

棺材!还是棺材!
都是小的!刚漆的黑!
绑在一起!在三轮车上!
一个老汉!在奋力地蹬!
还东张西望!冲我一笑!
在机动车车道上!
在送货上门的途中!
像拉家具!比如鞋柜!
像运啤酒!满满一车!


【不够深刻】

画师父亲叫来
刺青师儿子
在镇政府大院
廉政文化墙前
头顶烈日
忙活了七八天
终于画完
清官们的画像
包拯
于成龙
海瑞
曾国藩
林则徐
……
栩栩如生
父亲一脸得意
儿子却嗤之以鼻:
“要是真管用,
我刺他们一身!”


【镜中】










【一个农民在天上飞】

一只滑翔伞在天上飞
地上的人们抬头望望
知情人说那是一个农民
在驾驶一架自制的飞机
轰隆隆的引擎声
自城市的上空掠过
我看见它
像一架飞机一样飞
像一片庄稼一样飞
像外太空生命一样飞
像无政府主义者一样飞
像文字狱外的文字一样飞


【死亡游戏】

那年她只有十岁
大妹妹和小妹妹
用一条围巾
勒她的脖子
一直勒一直勒
勒到她两眼噙泪
一群模糊的人影
围着她们团团转
两个人影拉她
说跟我们走吧
她说不,我要
和妹妹一起玩儿
那些人影
便像树叶一样
被一阵风卷走了 


【还魂记】

那年我八岁
前院婶子上吊而死
舌头伸出老长
我一个人在家
墙角里冒出个
白衣女人
说跟我走吧
我吓得跑出堂屋
娘正在后院
晒红薯干
我呆呆地冲娘说
娘我想死
娘骂我小畜生
瞎说什么
赶紧跟我晒红薯
我的大脑
一片空白
将湿白湿白的
红薯干
一块一块
摆满大太阳
底下的后院


【忏悔】

肛肠癌晚期的村长
有一天找上门来
为五年前打伤母亲
手臂的事儿赔罪
恨意未消的母亲
没有让他进门
说你把人杀完了
忏悔有个屁用

每次听母亲说起
那个病死的仇人
我都在想象他
默默离去时的背影
都对母亲说
你该原谅他的

——地下埋的坏人
有几个赔过不是?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