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海约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292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海约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4-06-03)

【拂晓之街】

想象过很多场景
最终都与之握手告别
站在拂晓之街
看见奔波的人流穿过阳光
看见街两侧的植物
放射着光芒。这一天里最美好的时光
是一个崭新的告别
我内心孤寂,充满忧郁地
走在逆光之境
风把一些落叶吹向身后
回头,便能看见被刮跑的那些叶子
安静地纷飞
就像一个个离散的人
他们越飞越远
他们在另一个时间遇见我
而在此之前
我只能背着风吹,在街上
看见,拂煦
慢慢跑远


【在虚度中消耗自我】

事物间的更替
似乎早已司空见惯
面对每天周而复始的白与黑
不再悲喜。一天之中
从阳光明媚
到乌云笼罩甚至暴雨倾泻
更像是一念之间。
何必奢望于天空会一直晴朗
同样对这些潦草的生活亦不必绝望
没有人会一直活着
没有人会一直难堪地活着。
乌云终会散去
雨会停
黑夜会按时到来
那时,我们守着一个空洞的肉体
虚度自我消耗自我
直到虚无。


【秋天辞】

山风吹着山林
枝叶晃动
柿子掉落、滚动
这是秋天最香甜的果子
我们并不急着拾起
看山羊群
从远处翻动草皮,一片黄色的
微弱的波浪
缓慢,而美好。
生活本该如此
总有些微不足道的惊喜
值得我们热爱。
我们走着、不说话,虚空下
就像山羊爱着
果子的美味,以及
人间的凶险。


【亚麻布般的夜晚】

几乎每晚
我都要偏过头朝外
看几眼天空
夜色像一块巨大的亚麻布
里面装着
月亮和星星。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
我们便学会了
往未知的生活里
塞满各种
美好和欢喜
哪怕四周,乌漆乌漆
潮湿的空气浸泡着
稀松的骨骼


【交响乐】

今晚雨水
像一根根琴弦连着天地
不停被弹拨
我把耳朵凑近
我把自己搭在夜幕下
每块骨骼都像
一个琴键
风从筼筜湖吹过来
带着暮春的湿气
风每吹一下
我仿佛都能看见有人
按下骨骼
奏出一串串
尖锐而短促的乐声
像湍流,像喧嚣和狂躁
盘桓着身体


【敬畏】

远处
群山皆为寺庙
每一次抬头
都是仰视
俯身,则为膜拜
起风时
我走向群山

迎面吹来
迎面吹来的风
都曾翻越一间寺庙
沾过经文
不然
我为何呛出泪来
山顶那么高
风这么辛


【莲花白日】

莲花白日,树与树
缠绕。人和人
擦身而过。
花开在他们之间,若无其事
独自芬芳。

觅食归来的鸟
飞在看不见的行程里。
出门买早餐的人
走了很久很久
终于在巷尾最后一个拐角遇见了
另一个行乞的自己。

风告诉风
他日,必有人摘掉
那些花。那时
风和日丽,没有路人
鸟休憩在窝。


【在南普陀,一个长满青草的黄昏】

总有一些悲伤,未能企及
目光。在南普陀
我看见了一个长满青草的黄昏
鸽群栖落在寺院的屋脊
一个小女孩展开双手
她就要飞起来了
她飞起来了。我抓拍下了
这些祥和的时光,我以为生活
就该这样美好
犹如不远处,那一池莲花
安静,和无邪。
我以为,细流高于城市所有楼房
钟声会在某个夜晚
突如其来。我真的以为
贩卖香火的僧人
不可企及,仿佛那些佛像
如此轻易就让我们
交出双膝


【在鼓浪屿】

在鼓浪屿
一个乌云密布的下午
雷雨如期而至。我们却希望
树木能够
捉住一些影子。甚至
于尘嚣之上
在静寂中逆光而行。
以至,在节节败退的海浪声中
仿佛听见一曲古琴音就像
六月未结的果
落入大地。
然逆光而行的人
一直都在自己的影子里
寻找光
以及,闪电。


【在大寒】

在大寒,阴雨连绵
一直下到暮晚,总有一些旧事物
躲避不及。在雨中
总有一只鸟张不开翅膀
总有一个人被风吹着
也学不会飞翔。在大寒,看见的树
成为了虚妄的避难所
看见的草最终
成为了一座山坡。这让我想起
那个习惯与时间为敌的人
住进了盒子里
墓碑是他获得的最后荣耀。
在大寒,我因为
怀上了旧事物
忧伤的像雨那样站立
一条条的,笔直
和孤单。


【阿婆】

阿婆每天
坐在台阶看落日
其实阿婆
眼瞎,耳聋
落日浑圆
如同借走了阿婆的目珠
微风有时吹来
微风成了
阿婆的拄拐
那时,我年少
在屋角,远远看着
阿婆起身
走到番石榴树旁
用拐杖
敲了敲树干
又走回,默默地坐在台阶上
仿佛完成了一场对话
便没有什么
需要再和别人说了


【暮晚】

暮晚在生成
这庸常的一天在匠人手中
如同家具被组装
云在风中涌动
紫荆花落在马路边
像礼物
被藏了起来
有人在马路上跑步
很慌张
他跑不过那些光啊以及
自己的影子
所有亮起的部分
必然有另一些乌黑
与之呼应。暮晚已经来临
风簌簌地吹
紫荆花发出一阵低鸣
又落下来了些
相比之前
更像是家具的零件
从庸常中脱落。


【并拢的双手像祈福】

雨不是突然下起
乌云一块一块聚集
风吹着树叶
在稀薄的空气里涌动。
漆黑中
看见一名男子张开了双臂
又放下,张开又放下
反复着动作
像在游泳。一个人
在密集的人海里潜水太久
或许他需要一些新鲜的气息
迫使自己
逃离旧的焦虑。
当他张开的双手
缓缓并拢时
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
在祈福。


【暮晚】

暮晚在生成
这庸常的一天在匠人手中
如同家具被组装
云在风中涌动
紫荆花落在马路边
像礼物
被藏了起来
有人在马路上跑步
很慌张
他跑不过那些光啊以及
自己的影子
所有亮起的部分
必然有另一些乌黑
与之呼应。暮晚已经来临
风簌簌地吹
紫荆花发出一阵低鸣
又落下来了些
相比之前
更像是家具的零件
从庸常中脱落。


【天空】

抬头看天
一片浩瀚的空无
我却偏爱着无中生有
和隔空取物。
我偏爱着一门古老的技艺
在空中造出阁楼
或水中捞月
我偏爰着这巨大的虚无
从肉体生出悲欢
八方之中
变出另一个自己。
多么神奇而古老的变戏法
我偏爰
从天空变出繁星,月亮,和太阳
而大地如棋盘
我如卒子。


【礼物】

天将亮未亮
放眼看去
诸多事物披着一层
神秘的面纱
灯火零星
落在群楼之间
像水珠。哦,在这昏沉之中
偶有清澈
在黑暗的缝隙
时常跑出光
我望着远处的仙岳山
等日出
如同在等一件神圣的礼物
降临。


【清明】

雾从大地升起
在光中弥漫、消散
一些事物开始变得清晰
山,树,以及鸟雀
从雾中生长
呈现,它们就像
在眼前复活。而有人逆向而行
走向雾中
直至再也看不清
自己的模样。在这个四月
你抱紧牙周病
多么希望
那个走向雾中的人
有一天
也能从雾中复活


【冬日】

冬日,去赶一趟班车
走很远很远的路
去一座山坡
坐在石碑,想一个很久远的人
坐累了就离开
不用说话
也不用烧纸钱
就这样
被风吹着
看着脚底雾气升腾
直到全世界再也看不清楚
一些事物
就会变得清晰


【阴天】

生活并非布满了荆棘
还有蔷薇,蘑菇,覆盆子,和大白菜
更多的是,空旷而繁密的林木
在通往内心理想地的路上
叶片遮蔽我们的眼睛
如同乌云。只有足够宽阔的人
抬头能看见
天上结满了待放的花苞
不是悲伤或欢喜
也不需要爱,或者恨
时间到了
人间便落满了花瓣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