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高作苦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500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高作苦的诗

高作苦

(阅读:330 次)

高作苦,中国作协会员,广西玉林市作协副主席,《南方诗人》主编。2400多首诗散见于《十月》《作品》《滇池》《飞天》《延河》《解放军文艺》《诗刊》等,获首届“浪漫海岸杯”国际华文爱情诗赛一等奖。

高作苦的诗

(计 24 首 | 时间:2024-06-03)

【海沙颂】

和沙滩一样,海里也有大量沙子
它们无处不在,跟鱼群厮混

在蚌壳中,它们经受磨难,变成珍珠
成为人群中嫣然一笑的女孩

这样的女孩,不止一个
熟透的荔枝,在霞光中高举,漫野炊烟

我知道,这一生,我得不到这么好的女孩
她们有海沙般纯净的皮肤,像海沙一样
飞翔,做梦,随着湍流,进入巨鲸的胃部

黑暗中,我摸到她的脸,光滑,细腻
恍若隔世桃花,海沙这次像千里飞雪
海平面则像落霞卷起的苍茫大地


【南海来信】

南海来信,打破了生活的平静
每个字都粘着鱼腥和小浪花

一定有一艘机帆船,“突突”响着
拖网有鱼,所谓的渔米之乡

那些愿与生活和解的人,混迹于菜市
与太阳一同升起,随月色一道隐形

我渴望的来信,每个字都是一堵礁石
风从信纸飘起,经年累月拂我成林

差点忘了:一位水手偶遇中华白海豚
并不像闪电,反而像积雪消融


【海底有光】

终于睡着了,漆黑和蔚蓝
起伏的白色如故乡般柔软

梦寐以求的珊瑚,敲打着磅礴的鱼群
亲爱的海底,暗无天日,欢快无比

这里有黑暗法则,闪闪发光的黑暗
呼喊的黑暗,偏安一隅的黑暗

奋力扬鞭,倔强的海马一去两三里
台风找不到的星星,装满璀璨的海沟

终于睡着了,不堪其扰的海平面
花朵在梦中,想怎样开就怎样开


【去海岛】

向往,遥遥呼应的海岛
它有隐约涛声,蓝绿相间

列着队,蓝色火焰在奔跑
向着目的地,释放乖巧的部分

还有省略掉的:可柔可刚的荡漾
海水不累,累的是压着它的万吨轮船

天高地远,岛屿相忘。礁石铁青着脸
你们不需要的坚硬,统统让我带回家


【海水能做的事情】

海水,能做成邮票
把遥远寄得更远,但撬不开自己

像大树撬不开浓荫,白云撬不开白
台风说来就来,天生打砸抢的料

但赖着不走的,不是台风,是台风
吹不走的蔚蓝,蔚蓝甩不掉的盐粒

盐粒烧火,烧掉大部分的生活
剩下充足一日,鱼虾暗生情愫

混迹菜市,我如一瓢海水,晃荡,晃荡
将晚霞全部漏光,迟迟不肯把自己寄给你


【南海听潮声】

南海在南,以遥远著称
它像一道巨大的矿脉,如苍龙入海
或空气中混杂的青草味和鱼腥味
像那些凑近我、仔细辨认的面孔
我怕要渐渐淡忘它了,但它
从波涛中翻身,一把
抓住了我,抓紧我的虚实和七寸
梳理我的热汗,目光炯炯,像是
探测一座泄气的地理标志
它明知我已游离于万里之外
还用涓涓细流濯我足,净我心
我慢慢变成它胸腔里的鱼群
梗着不肯消化的礁石,南海
我的祖宗海,它闪闪发亮的额头
粘满怀旧的汗水,它从我的左手
流向我的右手,从我的羞涩中
剥离出银质的浪花,最终
我会死在它怀里,让它变成我的父亲
和热气腾腾的祖国,最终
我会在春风中提炼出一万亩花海
闲暇数花,于山谷最低处,腾空而去


【海上花】

海面如花,但不像人类的摇篮
花易凋零,类似于暗淡星光
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临了:成千上万的浪花
一层层倒毙在我跟前

我不明白,慷慨赴死的浪花
内心有着怎样炽热的火焰
无数浪花都在前赴后继
生当何欢,必当荡尽世界的阴霾

浪花脆弱的一生,不需要谁来抒写
乱石当空,飞流击鸟
它会自己埋葬自己,也会自己释放自己
它说给世界的每一句话,我们都无法听懂

都说花开堪折直须折,就折一朵浪花吧
在这闷雷滚滚的雷州半岛


【海风吹】

海风微醺,小情怀
一路小跑的螃蟹,在浪花里活
我捉不住的浪花,依然一遍遍
拷打,不知所踪的货轮

货轮上,曾有盛世 繁花
多少人的青春和汗水
一条湿漉漉的缆绳,这头系着
喘着粗气的大海,那头系着
比云雀还要甜美的村落

海风吹,把汽笛吹哑
把弯路吹直,海风吹拂着
去年的海风 心事重重的行人 
熄火的
噙满泪水的汽车 海风吹不动
旧的自己,岔路又再开岔

昨日我遇见,摔倒的海风
在百无禁忌的沙滩上,我也用力摔了一跤


【大海的死活】

死去的大海还活着,活着的
大海又死去,像圆满的月亮
又渐渐残缺,那些破碎的浪花
比镜中的事物更美,更能经受折磨

一个人凄凉的一生,要托付给
一望无垠的海平面,是用翻涌
来提炼日常的倦意,还是用海啸
来耗尽远方的蔚蓝?

在海边,做一个低调的人
不知魏晋,无问西东。也可以
尝试做一朵没心没肺的浪花
离开暖流,到东海岸去


【晶莹】

初夏的荷叶上,大海化身泪珠
演绎最纯洁的投靠

一滴透明的语言,是一个动词
在流淌,是词从内到外发出亮光

可能还有其它动词在荡漾,吹弹即破
荷叶的边缘,类似世界的边界

或者是另一个世界的美好开端
当我陷入沉思,满塘荷香开始晃动

水底,有莲藕窃窃私语
有淤泥统治广阔的黑暗

我看见风,逐一粉碎
我所钟爱的晶莹,美是短暂的

消逝的美会回到池塘、天空
但它回不到自己前半生的倒影

我爱那些危险、脆弱的事物
如同爱她昙花一现的悲凉人生


【青翠帖】

万物有灵,荷花晶莹剔透的水珠
不会是悲伤的细雨

既然春天来了,百草必然欣喜蓬勃
它们是我贪玩的孩子,沿着溪涧,跑上山顶

它们要打开天眼,从浑浊的人间
趟出一条青翠的道路。中午阳光静谧
象一位稳重的中年人。嫩绿的芽蕊
领走自己的口粮,那是它应得的一份

葡萄叶在风中起舞,摇碎
多少宽阔的光影,那些无法保留的美景
让人终生难忘,我无数次流连于此
像不像荷花表面、无法释怀的珍珠?

其实,我身体里也有一座青翠的山岭
十里春风不住,婉转的百灵昼夜不休


【彩虹浅浅】

这世外的惊鸿,来得迅猛
一半新鲜,一半模糊,甚至不知所踪
她从山间来,从大雨的淋漓来
从亦真亦幻的梦境来,辽阔的手掌推出她

她明媚地现身,空前的灿烂
不可仰视。她不是她自己,是集合
数千人之梦,锻造的不坏之身
她从大地走过,被天空收为干净的女儿

她劈开红尘,在夕阳下,放养一条鲜嫩的小河
她从自己体内飞出,炊烟、鸽群、泥泞的街道
纷纷破碎。她还有若干定力,将美艳化解
红尘男女被她遗忘已久


【在沙溪古镇搬云成海】

把旧事物拆散,与一只黄鹂的清脆
消磨时光,把汗流浃背的游客
打回原籍,他有忽冷忽热的往事

把一座小树林的清新搬给我,赐我
一个深呼吸,快时代慢下来,蜗牛
享慢福,乌龟用很长时间转身
它看到的山,积满红尘和生生不息
的小时光

戚浦河面泛浪花,生活的涟漪
人手一朵,河边古街又急又缓
宛如清明上河图,把桥面倒影
搬走,寂寞深入人心,丝竹
千年不绝,把忘魂引入画来

一撇一捺,必有风雨扑面而来
一只牌楼,使我身体里的江南渐渐消融
但会留下一座小小的橄榄岛,供你
反复咀嚼。典籍佚失,唯你
鲜嫩不减当年

满天白云东流入海
这个午后,香樟拔节,游客滚动
万物空阔无边


【蒙顶山一梦】

在蒙顶山,骑一朵散漫的白云
掠过时光飞溅的峡谷
群峰如此寂静,葳蕤的山草
攒下了足够的深情

在离天空最近的山顶,用一瓢
清澈山泉,梳理她的梦呓及歌喉
梳理每一个明亮的晨昏和一颗
远道而来的蒙尘之心

我是那个被袅袅茶香提炼出来的人
被七株茶树反复折磨,历经三蒸三晒
最后才重获春风秋雨。我将上清峰变小
又不厌其烦地,将山下的万家灯火
一盏盏剔亮,蒙顶山填满我身体之后
此时,此刻,我得以重返人间


【沉香一梦】

失眠者,持平于河流的幽深与暗语
她的躯体也是一条河流,起伏不定
河面渐渐宽阔,浪花吞噬浪花
沉下去的往事又泛出春天的屋顶

香气袅袅升起,那是来搭救她
救出一段朽木来精雕细琢
救出她梦里的春风、秋月,她
跟神仙住在一起,一尊用凝脂打磨的
盯着她的困倦、大度能容的弥勒佛

熟睡中,分不清谁是大乔小乔
暗添一味:全沉香、女儿香、伽南沉、绿棋、盔沉
专拆各种梦境,奉送新的净土
用夏夜一缕缕清风,将其美貌
慢慢熬炼出来,将她思念的人
送给她身边的月光和流水

今夜,满室薰香
今夜,有人爱上她身体里剩余的甜蜜


【残存的美,被河水忘掉】

卸下日复一日的残妆,流水长,奔跑短
暖暖落日西去一千里,草无忧,花无缺
我已日渐消瘦,在茫茫人海中
被重返的流水一眼识破,无法从闪电的往事中脱身

你变旧,变白,在我耳边
吐出蜜蜂的嗡鸣,而甜蜜凝固,花朵中
埋着黄金一两、十两,辙印中可以挖出一座
满满的、新鲜的花园,它不可以拆零

你很近,又很远,你住过的空气里
有桔梗花清香的味道,晚霞落井,花开有声
午后阳光下雪一样,落满你肩头、发梢
你变得白茫茫、空荡荡,身体里不断搬来远方和桥梁

以及,年久失修的我
以及,翻身逃脱的悲伤的大海


【天空中,并无浮云】

仅剩,广阔的蔚蓝,占据新鲜而失神的一天
水塔尖顶,升起麻雀弄丢的村庄
鲤鱼压弯河道,这不过是汛期中
寻常的浪花,天空除掉浮云

就象花朵除掉蜜蜂,让甜蜜积压下来
旧日子停顿,转弯,惊飞蚱蜢之后去向不明
我记得,某年某日的天空,蓝色的
同时是明净的、一望无垠的,让人不知所措的

这让人何去何从的天空,雁无伤,云无影
我越来越喜欢你无意弄丢的村落、溪流
村庄人寥落,游鱼清可数,我越来越喜欢
饱含你气息的每个角落,清晨或黄昏

我记得,你我相忘的一天,晴空万里
这一天蜜蜂戒掉花朵,将甜蜜归还大地


【功名里】

三十年功名尘与土
黄沙掠过 未见黄金
浮华如烟花 于人心深处幻灭
痛哭如饮酒 一饮十年 再饮二十年

一枝箭如一匹骆驼 它不识路
它只识风沙 命中沙里金
命中千里的苍茫和惆怅
我来自茫茫 你却归于空空

旌旗不值钱 元朝金朝不值钱
金戈铁马 杀敌无数
浮云声动两岸 又有何用
转瞬被大风吹散

披甲入朝 山势向北
飞鸟万古景仰 它的高度
是千金散尽的高度
飞鸟一杯酒 浮云一碗羹
痛哭如黄金 卡在岁月的深喉


【熟悉的人出现在另一处】

他去另一个地方生活,呼吸
从别人的目光中提炼月光,他越来越慢
抱紧某地的民风民俗,他新的藏身之处
飞来失踪的雀鸟:布满雨点的外乡人

嘶哑的言辞一旦说出,便不可更改
他的熟悉,在另一个地方,会重获陌生
他身体里的猛兽,在夕阳里持续走低
在这个偏僻的山村,每个人都会略感惊惶

夜幕降临,更大的生疏会席卷一切
包括雨中的河面,晚归的鹅群,他身躯单薄
转向群山,远逝的地下河会向他返回,靠近
趁他失神的片刻,抢走他久违的泪水


【北山为帝】

取北帝山,做我脊梁
我想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我无法取走它的风吹日晒,雄伟的
山体,无法取走
它的荫凉、幽幽鸟鸣

烈日簇拥之下,它清晰又明亮
容颜沧桑,但不发一言

它的沉默等待我们挖掘,以
我们胸腔的沉默,与之感应

它厚重,浑浊,如体内蹲伏巨龙
当我行至半山,它以洪钟撞我,一下,二下

于是,我踉踉跄跄,如浔江披头散发
我不是我,我只是它的棋盘和缩影

它亦不是它,它是暮年的我
当我牙齿掉光,遗落日月星辰

我误把一块巨石的大浪淋漓
当成我佛跌坐成泥,误把思灵瀑布
的妙手抚琴,当成命运的嚎啕痛哭

称帝者,视天下如浮云
众生颠狂痴迷,亦不过昙花一现

今日,且把北山归还大帝,把朝圣者归还
佛祖,把近在咫尺的你,归还
百里之外的我。赐你满山仙气
不渡尽波劫,不许下山


【鸟鸣里跑出老虎】

河山无立锥,老虎去势急
宽阔的芭蕉叶面,老虎摇三摇
山河动,山势陡,飞鸟从峰顶冲向谷底
其间,有落山风,有跌破的旧时代
老虎转灰色,斑斓不值钱

鸟鸣空山静,一滴滴老虎
从树梢滴落,树顶之上
是行将远游的云彩
老虎即是空 用岭南的一万亩杨桃
来换它一次奔跑,用一万次奔跑
来换密林深处,生锈的下一站

老虎发芽,行将被万象吞没
一只只脚印过了江,宽阔的芭蕉叶上了山
幼虎行将归来,天空走近些,再近些
这次看清了,昨夜暴雨,幼虎已被万象推远


【逍遥游】

山水有情,荆棘、芦苇或布谷
陆续长成前路上的我

或崎岖,或平坦,但未必能囊括我一生
它们持续开花,并刻意成为我前行的障碍

然而,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
去与我的亲人们会面,他们漫山遍野
荒芜我心,该是我的苟活于世
才是他们眼中的笑话和凄凉

木秀于岭,蚱蜢横飞
它们亲手埋葬了我,又在
孤寂难忍的黑夜,把我
湿淋淋的捞出,仅凭月色相认

在人间游走,我倦意已生
今天钓起一条淮河,明日
放走一条珠江,作为垂钓者
我也不过是在江面,白白浪费了
偌大的江山

在父亲坟前,我摧眉折腰
却无法驱动满山枯草,尽管
我也是山中败絮,仍不免
遭受惊雷砍伐,春意翻涌

是的,在山中,一生极其短暂
短到磕头尚未及地,抬首
白鹤已飘逝,你我皆为残书
任由春风随意翻阅

今日,深入父亲的腹地
探望他郁郁葱葱的生活
人生多为遗忘,他会遗忘我
我会遗忘深爱的人

相恨的人,亦会相忘于江湖
就像我,倾尽一生,也钓不起
九洲江的浪花朵朵


【当我从群峰返回】

扫墓的队伍,缓慢而行
松树用荡漾,将坠落的星辰
运往另一座山头:小时候
神仙出没的地方

长眠于此的人,有爷爷、父亲......
向阳的坡上,只剩下
两堆高贵的白骨。相隔不远
一对前世的父子,是否够得着?

用清凉的往事,擦拭
他们伟大的沉默、幽深的流向
剧烈的鞭炮声,外加呛人的米酒
能否唤醒他们?重返这恋恋不舍的人间

从漫山遍野凌乱的茅草中,揪出
那个踉跄而来,噙满泪水的人
秋风不认识这群悲伤的盲人
秋风鞭笞过的群峰,即将变成汪洋大海


【饮者为王】

穿喉而过的,不是酒
是时光的利箭,一杯,一杯
饮尽浮云,东边日出西边雨
坐看闲庭落花

深邃的灌木,占满山头
一条条溪水,从古代跳入我酒杯
我清澈的酒里有清风有明月
有且歌且吟,山涧独坐的隐者

空山烟雨从酒间涌起,这万世侯
封我为王,群峰皆为臣,清溪
上到酒杯,荡平浊世烟尘,进而
成为烈火,我是那个火中大笑之人

我的身体,成为悲悯的容器
叭叭掉落的雨点,断桥,飞鸟
皆为我下酒之菜
酒中乾坤大,一杯可忘怀,来吧浮云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