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杜小妩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461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杜小妩的诗

(计 24 首 | 时间:2024-06-06)

【晚樱】

此刻,我爱这些重瓣的花朵
一层叠一层,把自己打开
这些名叫晚樱的花
它是怕我落寞,故意开得这么迟
等雨点小了,我就下楼拿快递
同时想找些树皮,给兰花移盆做准备
兜了一圈,我仍旧拿着铲子没有得手
脚底下生出来的风,让我意识到自己
又渡过了一劫
抬起头,两朵樱花在风里荡秋千
我的黑人邻居走了过去
叶子就变得浓密了


【习俗】

腊月二十四,这天忙着打扫厨房
想起以前,母亲说,灶神是最爱干净的
谁家窗明几净,谁家就会好运连绵

我们就拿起苕帚扫伙房的黑扬尘
一年的尘埃便纷纷扬扬落下
仿佛只有伙房变得明亮起来了
好日子就能落地生根

年长后才明白,其实
在那些贫困到近乎绝望日子里
母亲一直有她所信奉的神明
她坚信,善与恶,神明都看在眼里


【地下通道】

城市车流密集
每次都要穿过地下通道
才能到达马路对面

地下通道并不长,但它
岔口多得充满了歧义
阴冷。潮湿。
就像一个人跌入了低谷期的心情

我倒是渴望,这一辈子
能有这么一条地下通道可走
让我可以抵达你身边


【午后,想想身边的长江】

我从未感到如此富足,午后的躺椅
栀子花的香气
还有阳台上的兰花
有这么多美好的东西都属于我
顺手打开一本杂志,读了几页
这样的假期,适合年轻人出游
也适合我望向江面
再不用伤感了,人总是会变的
一条江它又不会离我远去
想想身边的长江
日子就会缓缓流淌
这个念头,让我内心很快安定下来


【隧道与寺庙】

寺庙在山顶上,隧道在山里
我们的油罐车,正穿过长长的隧道

沿途有八月的村庄,池塘里的莲花
未知的路与日子,值得我们去奔波

一座寺庙就在这座山顶上


【马路上的黑山羊】

一个上午
牧羊人赶着黑山羊
正迎面走来
我们在马路上走
黑山羊也在
一辆汽车驶过来时
领头羊带着羊群给车辆让道
身高体壮的黑山羊护着小山羊
这动作与我们多么相似
黑山羊和我们都怀揣着爱
在同一条马路上
朝不同的方向走


【童话大街】

在鄂州,有一条童话大街
里面长满了杂草

童话大街里也有睡美人么?
——在这喧闹的都市中醒不来
回到现实中
是恒大地产的烂尾楼

每走一步,都让身为房奴的我
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月湖记】

月湖攒着离我最近的秋色
一池残荷安静地待在城中湖里
等待雨声
银杏叶黄了
梧桐树叶黄了
乌桕的红叶子有霜染的痕迹
岸边毫无惧色的灰雀
在地上练习飞翔
冬天要到了
一只候鸟的迁徙
让它们显得格外孤单


【标本】

要找到石块垒起来的山路
有鸡鸣狗吠传来
用干净的石臼和榔头打糍粑
用石磨碾黄豆打豆腐,摊豆折
沿着干涸的荷塘走几里
憋着肚子的耕牛在低头找草吃
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
那些贫困、荒野长满了灌木的日子
曾是我们急于摆脱的生活
而某一天,再用上磨或臼来制作食物
入口竟回味无穷
那些旧物件就像是个标本
它熠熠生辉
仿佛我们徒劳半生,寻找的
只不过是
不断地想从生活中逃离


【连廊上的猫】

它高冷、安静
保持着猫这个物种的神秘性
每天都会从厨房的窗口跑到室外
再从空调的外机顶上跳到连廊的栏杆边
望着远方,坐一会儿再回来
偶尔听到猫主人说起它
发情期就逃出去几回
这可能是它总喜欢冒险
翻越窗户独坐栏杆边发呆的原因吧
莫非一只猫也会思念,它如此重情
想到这里
我为自己把猜测植入给无辜的猫而自责


【地铁上的女人】

坐在我对面的女人打着盹
怀中躺着的袋子上印着某人民医院的字样
她看上去愁容满面
让人有病情不容乐观的猜想
几站路后,她下车消失在人海中
原先的座位上换了一个小女孩
同爷爷有说有笑
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
我眯上眼睛
两个画面在脑袋里翻转
危机四伏
有那么一刻
我害怕时光,害怕
眼前这个女孩会长大


【在小区门口】

小区门口,我们在排队做核酸
园林工人在修剪草坪
我们的队伍多整齐啊
我们每个人保持距离
上前坐在大白面前时
摘下口罩
张大嘴巴
我们的动作多整齐啊
不像那一部分青草
总是想冒尖
整块草坪就将
被旋转的大剪刀削掉一截


【算命先生】

大多数算命先生在桥头出摊
喧闹的街市那一团阴凉的树荫底下
有他们的马凳和盲杖
有抽签筒,有坐下来聆听命运的人
那时候,听到一个传闻
在赤壁南门城洞有个魏瞎子
算命准得很
求他算命得早起排队
正午过后,他就不算命了
南门城洞也就是迎薰门
当时我正好住在附近
后来我路过那里
都朝屋里看一眼
果然只是上午坐满了人
再后来有向我打听魏瞎子的人
我也证实找他算命的人很多、很准
我可以带路
哪怕我从未找他算过命


【甘蔗苗】

那年我四、五岁左右,在菜园里
我第一次想帮母亲除草
蹲下来把旁边的甘蔗苗都拔了
在我看来他们青草没什么两样
可母亲说那是青甘蔗,不是青草
过几个月后
只有它们会长得很高
并且很甜
我看着忙碌的母亲弓着身子
把甘蔗苗再补上
这个场景便一直都在脑海里浮现
原来生活中出现的甜
早就做了区别
就像青草与甘蔗苗


【早樱】

早晨,鸟鸣拦住了我的脚步
抬头望见
樱花在一夜之间全开了
就这样
一只鸟把对春天的喜悦
传递给我


【路边摊】

避开白天的小摊贩
在道路旁的梧桐树下热闹起来
餐车与小板凳默契配合着
臭豆腐、兰州拉面、凉皮与馄炖
葱花保持着新鲜的模样
辣椒油浇遍了每个摊点的调料罐
等小摊贩端出热腾腾的食物
落日就走下云层,消失在
公交站的最前方
那么多人来到路边摊前
他们走走停停
他们与我一样,都有游子的脸庞
路边摊的食物不偏袒
穷人也闻过芫荽的香


【桥上】

一直走到杨泗港长江大桥底下
我们才停下来
从未这么近距离接触近过长江大桥
从桥底到桥身
把长江的水位看了又看
裸露的礁石与沙粒现出江面
水迅速在退
那里站着一些人
比我更接近江底
我们都被夜色吞噬
唯有桥通体发光
我们出来走一圈
并未想过桥那边
只是驻足欣赏眼前从未所有的景致
仿佛我们置身于画面之外


【小草颂】

我越来越像一块石头
没有什么能把我变冷
没有什么能把我捂热
还不如旁边那些小草
随处安家落户
春风一吹
就能死去活来


【有思想的芦苇站立在风里】

需要这样的水池,水面可以泛舟
水中可以养鱼
需要这样的余晖,芦花在这里
枫树也在这里
飞机的轰鸣声绕道而行
有思想的芦苇站立在风里
陪我们一起看九月的江夏
大片大片的良田播下换季的农作物
干净的天空中有漂浮的云朵、迁徙的候鸟
云朵与鸟儿都不曾有过诗人的美誉
它们都高高在上
它们的生活动荡不安
让低处的我们心生怜悯


【露营】

露营让我想到夜空下
捉萤火虫的情景
那是童年重要的部分

我们跑到深山里,不睡床铺
大自然给我们星空与大地
安放我们的睡眠


【刻碑人】

我路过他们的那个黄昏
他带着他的身材臃肿的妻子
在路旁给石碑上的字涂上颜色
他们正在谈论着别的事情
仿佛死亡根本与这些无关
惊动不了什么


【有花】

等红绿灯的人群行色匆匆
该朝哪个方向走
接下来完成某件事
只有坐在婴儿车里的孩子
在等待时
低着头说道 :花开了
花在开
我们却因忙碌忽略了它


【返乡】

他们回了一趟老家
丈夫感慨 :父母不在了
院子里长满了草
觉得很荒凉

女儿说 :妈妈,院子里长满了草
草长得快挨到厨屋的瓦片了
有蝴蝶在那里飞来飞去
看上去很美


【放羊的小女孩】

在羊群的铃铛声后面
走出来的小女孩
她抱着一只新买的球
扬起一只手,大笑着
给我们看手上的手环
那是用狗尾巴草编织的
还有着青草的气味
她有着阳光晒过的
麦色的皮肤
她的草帽掉线了
有一圈朝外散开来
没有遮住她的快乐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