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葛平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14 位诗人, 18811 首诗歌,总阅读 2822337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同时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为每位作者精心制作电子专辑进行展览。
新诗馆公益事业需众人共力,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衷心感谢您的鼎力相助!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葛平的诗

葛平

(阅读:508 次)

葛平,1957年生于四川雅安,祖籍山西介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诗刊》《人民文学》《北京文学》《星星》《诗歌月刊》《绿风》等,入选多种选本 。曾获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阳光文学奖”等多个奖项。出版诗集《一个人的列车》等三部。

葛平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4-06-08)

【檀香】

一千年前 就在身体里
绣好一个一个香包
然后一点点收藏体香

一千年后 请将我制成一枚书签
我就是书页中添香的红袖
只散香 不多言


【冬至】

四个麦穗饺子
在父亲面前
冒着热气
我看见
父亲大汗淋漓
一口一个
麦穗饺子是他的最爱
父亲走后
平日里就不再包了
捧着相框
我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父亲的汗
有点凉,有点咸


【七夕,想起了“猫的天空城”】

那是坐落在大理古城的一书屋
木制楼梯台阶腰部的字
吸引我拾阶而上

第三级台阶是辛波斯卡——
“我偏爱写诗的荒谬
胜过了不写诗的荒谬”

第六级台阶是杜拉斯——
“这座城市适合恋爱
你天生适合我的灵魂”

第九级台阶是阿赫玛托娃——
“你迟到了许多年
可我依然为你的到来而高兴”

突然喜欢上了这书屋
买不买书已经不重要了
今天,有没有情人也不重要了


【像父亲一样】

袁隆平先生走了
我一点都不想悲伤
看着先生生前
拉小提琴的照片
隔着手机屏幕
轻轻地
吻了一下
他苍老的额头

因为之前
曾隔着相框
吻过父亲的额头


【昨晚】

收到
《昨日我是月亮》
巴基斯坦女诗人
努尔·乌纳哈的诗集
抬头,夜空
只见
半个月亮
我把诗集
贴在了胸口


【无题】

曾多次想过
死后不留骨灰
离大海太远了
就埋在一棵树下
也好
可是,丈夫
在长寝园
九区四排十三号
已经
等了我
整整十五年
他有足够的耐心
等下去


【帽子】

外公凭着一双巧手
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
刘铁匠、刘木匠、刘石匠
刘篾匠、刘裁缝

手勤话少心眼死的外公
为农协委员的老爹打石墓椁
竟然也收人家钱
土改时
外公被扣上了富农分子的帽子
这顶帽子一戴
就带到了
他为自己打凿的石墓椁里

1979年,外公终于摘帽
摘掉了帽子的外公
给母亲托梦——
做顶新帽子给他


【一条棉胎的记忆】

前些时
关于新疆棉花的诗
风起云涌
我却莫名想到
1966年9月2日
傅雷写下遗书
将被单撕作白绫
夫妇二人
决绝地踢倒了凳子
垫在凳下的棉胎
接住了最后的
——高贵


【诗模】

在诗里,你尽可以
把我当作你的虞姬、玉环
可以为她们火烧阿房宫、乱伦

在诗外,你必须明白
我只是你的诗模
绝非爱人


【他突然喊我妈】

早市买菜
几个孩子
追着一疯老头扔烂菜叶
我认出
是四十多年前的李所长

当年我去看守所
给蒙冤的父亲
送馍片和布鞋
李所长从鞋垫底下
搜出我写给父亲的纸条
他把鞋子馍片
扔到我脚下
“这个月东西不收
写好检查再来!”

眼下
他手里举着鞋子
正追打那帮小孩
我夺下他手中的鞋
穿在了他光脚上
他看了我半天
突然喊我
——妈


【我要和你们一起笑出声来】

黄昏的果园
夕阳正从山楂树的发梢
一节一节脱落

夕阳滑过的小小果实
多么像一双双的小眼睛
一眨一个童话故事
一眨一串串笑声

哗哗的笑声
多么甜的泉水啊

整个果园被孩子们的笑声
点亮了
我昏黄的眼睛清明起来
藏在身体里的白雪公主
卖火柴的小女孩
都被笑声叫了出来

谢谢你们啊孩子
我要和你们一起——
笑出声来


【走出路遥故居】

一路上
陕北民歌
 “叫一声哥哥你快回来”
萦绕耳边,挥之不去

先是巧珍在叫高加林
然后是高加林在叫自己
后来是路遥在叫高加林
再后来是路遥在叫自己
最后我也加入其中

就这么不停地
——叫着


【瘦西风】

窗外,春雪
在一点一点地消逝
屋内,非洲菊
在一朵一朵地枯萎

苍白,过去了
热烈,过去了
剩下来的就是日子

我将和日子一起
——白头偕老


【雪花也是花】

一场春雪和一束非洲菊
是一同到来的

苍白的更苍白
热烈的更热烈

于是,我不知如何表述这个春天?
突然,窗外飘过稚嫩的歌声:

“春天里,百花香
郎里格朗,朗格里格朗……”

多么简单而睿智的表述啊
哦,雪花,雪花也是花


【致阿赫玛托娃】

当你把左手的手套
戴在了右手上
就触摸到萨福
那古希腊的灵光

古老的爱情
被你酸涩的忧伤
灌得酩酊大醉
恍惚只迈了
三步梯阶
你便端坐于
俄罗斯月神的宝座上

痛苦的荣誉笼罩下
你瘦长的手指
把揉皱的花桌布
折叠成第五个季节的玫瑰

不挂小小窗帘的
心灵深处
你同自己的良心
彻夜谈判
列宁格勒的硝烟里
久久回荡着你
羁傲不逊的誓言

硕果累累的秋天
来迟了
冰冷的辙印
从伏尔加河畔爬起
你把五月雪
安然编进
曾经乌黑的发辫


【黑暗中的灯盏】

我一直站在窗前
看黑暗从黄昏后面
怎样一步步渲染
先是灰蒙蒙一片
远处的灯盏们昏浊闪烁
黑暗渐渐黑透时
远处的灯盏们也
亮得声势浩大起来
此时的我已站成了黑暗中的黑暗
并且看到了
彻底的黑暗中
才有最亮的灯盏……


【我曾动用过那些美好的名词】

我曾动用过那些美好的名词:
雪、陨石雨、火焰
小岛、四月、山楂树

动用其中每一个
我都曾焚香沐浴,身心皆净
它们其中每一个
都成就过一首或几首好诗

重复使用同一个名词
有的会脏,有的会滥
我无意抛弃却有意回避
这都是我的洁癖所致

每一次名词的更换
都是在与自己较真
也曾动用过个别不美好的名词
写下几首臭诗

其实——
我这一生都在无鱼之水中
头撞破,不摇尾


【黄花岭的黄昏】

登上黄花岭时
黄花已经安歇
连翘,不再翘首
她们是开罢,不是开败
面对从容的凋谢
我的衰老也悠悠起来
一缕夕阳,正透过枝丫
昏黄地洒在连翘和我的脸上
此时的我,情愿做一个黄脸婆
加入到凋谧的黄花中
突然觉得
这是女人一生中多么好的时光啊
彻底的衰老
便获得彻底的自由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