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贺菁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14 位诗人, 18811 首诗歌,总阅读 2822330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同时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为每位作者精心制作电子专辑进行展览。
新诗馆公益事业需众人共力,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衷心感谢您的鼎力相助!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贺菁的诗

(计 24 首 | 时间:2024-06-08)

【十四行诗:作诗者说】

我的苍白的心灵比得上失血过多的脸颊
我的无知如同最干净的空瓶子
对不起,我在最灿烂的白日里
沾沾自喜过
为抓住过浩如烟海书籍中的
一缕烟尘,对不起
我在最漫长的暗夜里诘问
在文字的甬道中碰壁,又继续跌跌撞撞向前
我写老妪的呓语,也说言不由衷的梦话
我不知道秋天已经来临
我无数次返回春天的田野,徒劳无功地寻找
地底的绿意
对不起,我要赶在天亮之前认识自己
我要在秋的大地上耕作,趁白发
还未及肩


【草类的坚持】

每到春天
它们就争先恐后地钻出来
需要走近一些
才能分辨出它们的不同
灰灰菜、蒲公英、苜蓿
我蹲下身子
握紧茎的底部
以方便把它们连根拔起
干燥的土地被紧紧攥住
为什么
它们总是抱紧脚下的泥土
要知道,作为一株草
终究无法抵挡被拔出的命运


【我早已背离了我的童年】

在人到中年或者
更早些的时候

如同一只蝉
抛弃了自己的蝉蜕
或者一条蛇
脱掉了去岁的旧衣

人生如寄
童年更是一滴朝露
我不断回望的岁月
已不会频繁入梦

——我不能
同时拥有童年和童年的
记忆


【秋日之美】

是枝叶弯曲的弧度,
告诉我风来的方向。

树叶清亮,连七佛寺的塔
都层层分明。

云彩镶了金色或粉丝的边,
雷雨带了些随心所欲。

所有的飞鸟都与大地平行。

只有云朵跟随我们的脚步,
一路西行。

只有我们像自由的鱼,
行走在上帝的鱼缸里。


【绝句】

有鸟出没
或大于乡愁,或细若琴弦
用想象中的船,载我入盛唐
在等待中,叠成千秋雪


【落日颂】

铭黄盛大!
这适时而止并迈向伟大的铭黄盛大!
这反抗时间也等待赞美的铭黄盛大!
原谅我,路过你的每一天未曾凝神细听。
只在你即将消失时
轻轻地看了一眼。

再美妙的内涵也不能逃脱庸俗的名字。你不知道
自己的下坠:是另一场盛大的重生。


【独享暮色】

我的命运是空空的荒漠
我走过田埂,大地上犁痕清晰
秸杆断处,有新芽
伺机而动
视荒原为来路吧!
不落的灰尘,是腾起的希望
再苍凉的暮色
也会迎来银子般的月光


【凌晨一点三十八分】

那些旧的词语自我眼前列队而过
我却无力赋予它们新的意义

我早已丢失了烈火之心
偶尔在暗夜里盛开
又在凌晨枯萎

我总是在寻找过去
即使曾经燃烧,余烟也早已散尽
去爬山吧,去劈柴
洞中还有火镰等待被擦亮


【过去的时光多好】

几日不见
父亲头顶多出一圈白发
衰老是一阵风
裹挟着世间的一切
——高山,树林,以及这
用旧了的皮囊
风打着唿哨追赶着我
母亲说
门口的樱花树一直都没有长高
它一定早已
洞悉了时光的秘密


【静夜思】

儿子睡在左边的小床上,爱人睡在右边的大床上
呼噜声此起彼伏
仿佛丹河在夜里起了涛声
想起星辰还在昨夜亮着
想起我心中的世界,还在梦里等我
有点羞怯,不敢睡去
毕竟,好久没有看见自己的梦想了


【 五岁那年的冬天】

家里准备盖新房
我学着大人们拿刮刀削去椽子、檩条上的
树皮和枝杈
身后那株仙人掌的刺
在蹲起间全扎进了我的棉裤
睡觉时,母亲就着昏暗的油灯
把刺一根一根挑了出来
这些年
在人世上摸爬滚打,也扎上过许多刺
我不再大喊大叫,只是在夜深人静时
咬紧牙关,把这些刺紧紧地攥着
直到攥出血来
像心上的玫瑰,暗自绽放


【路遇大雪】

雪簌簌地落着
衣服上、帽檐上布满了小小的雪花
第一次,我看到它是六角形的
儿子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摘下来
“我们就叫寻雪号吧!”
丹河上的冰比上周白了一点
我们沿着丹河西岸
绕一条远路去画画
雪越下越大
我们准备
把它画下来


【恐惧之一种】

那是一条现杀的鱼,在我准备腌制时
突然剧烈地扭动起来
在一个夏天的中午
寒冷和恐惧布满了我的整个脊椎
我再也没有买过鱼
我的寒冷大于冬天
我的恐惧,不可
言说


【大地上的粮仓】

有时,我独居一隅
孤零零守着这些石碑
一样的粮仓
看着坟头上的草木
在微风中不由自主地摇来晃去
我数着记忆中的秋天
数着一茬又一茬的庄稼
它们在我的故乡发芽
生长、成熟
最后被收割
我和它们一样,在这里出生
长大、衰老,在众多人的命运里
随波逐流,有一回在梦里
我发现村庄
像一个古老的粮仓
月亮,把白花花的银子
堆在上面……


【我一直在等待风止】

我一直在等风停止
倚着床头,等白发丛生
这个雨季
如此漫长,地板潮湿
楼道里充满尘土的霉味
在一阵比一阵焦躁的蝉鸣里
我等的雨
还没有来


【此去定林寺】

骤雨初歇,一滴雨与
下一滴雨的间隔越来越长
偏离既定路线
我们去往更近的定林寺
雨后微凉,即使瑟缩着肩膀
以难以抵挡山间的风
飞檐低调华丽一如我的理想
香炉与心头俱空
这院落与我的生活一般——杂念丛生
八角井的水位远低于地面,我必须弯腰低头
才看分得清鱼影与云影
谁不曾拥有过清澈的泉水呢?
为与这寺中的竹枝比肩
我甚至穿上了绿色的风衣


【我祈求】

我于春日田野的葱绿中获得新生
又在秋天
沉溺于金黄的葵花田
草叶枯萎地那么嘹亮
——它们和我在秋阳下欢叫
我早已习惯向世间索取,习惯了依靠心外的事物
一旦失望,就想推翻整个世界
和我的世界观
我必须保持丑陋
以避免不切实际的热望


【一整个春天】

我都在仰望遥远的群山
它庞大的根部自地心凸起
我接近每一座山峰
先爬上它的额头
再接近它的心脏
以便触摸到被大片绿色隐藏起来的
它丰沛生机的源头


【老井】

哪一个村庄没有
一眼古老的水井呢?
哪一眼老井,没有一方布满勒痕的井台呢?
哪一个井台上
没有一位母亲
神一般的身影?
一个人的记忆,有时候如同
因坠满一整桶水而崩紧的麻绳
有时候,我驻足在母亲年轻时打水的地方
像小时候一样,趴在井沿上
望着明晃晃的水面
我知道,只要我凝视的时间足够长
它们就会沿着时光之绳
重新来到我的眼前


【山行】

低头爬山,总会撞上下山之人
山路急拐
仿佛命运,从不给我些微提示
当我停驻,是为了听一听立夏日的风声
与春天可有不同
偶尔我也踉跄一下,后退几步
且容我停留一刻,我将
即刻转身
继续前行


【以七佛之名】

杏花开到哪里,哪里就是春天
七佛湖畔,杨柳转绿寒意渐轻
准提庵前,一剪燕尾划破晴空
以及试图以一己之力点燃整个七佛山的桃花
只有淡紫的绣球花各自为政
在一片葱绿中割据一方,深藏功与名
穿行在繁花嫩叶间
我如同新愈的盲者,唯恐错漏任何一位
春之使者


【白色旅途】

一场旅行
需要有行囊,需要有马匹
一路颠簸,一路风尘

一场旅行
需要住宿,需要有一间酣声四起
的旅舍
让我在他乡,一夜无眠

半床月影,被病床分割
又被床栏束缚,一如我的身体
被时光抵押给病痛


【夜晚的逻辑】

再来一次
我还是会在梦中奔逃
直到挣脱不断缩紧的枷锁
远方的汽笛指引我
枕木延伸
把灯柱拉近,也送来三小时后的晨光
如果可以
请缩减暗夜中的黑
请倒空充溢浮雕的玻璃杯内的残茶
我早已习惯
用保温杯里水的温度丈量夜的长度
也习惯了
在爱人的鼾声里等待天明


【暗夜里的哭泣】

一想到人生而悲苦
我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一想到
明早太阳升起时
这个念头,会像泪珠一样蒸发
我又放下了擦拭的手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