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王振宇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14 位诗人, 18811 首诗歌,总阅读 2822301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同时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为每位作者精心制作电子专辑进行展览。
新诗馆公益事业需众人共力,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衷心感谢您的鼎力相助!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王振宇的诗

王振宇

(阅读:287 次)

王振宇,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人,1 9 7 1年农历四月生。1 9 8 9年入美术专科美术学校学习,同年自学摄影;1 9 9 2年自修中文大专两年;1 9 9 9年开设专业人像摄影室。

王振宇的诗

(计 17 首 | 时间:2024-06-11)

【鹅的故事】

高昂颈脖的鹅
嗅着诱人的芳香
俯下身子低下了头
脑中只有欲望之快感
但晕眩了,迷幻了
被抱进一间漆黑的屋子
麻木的肉体开始感受苦痛
羽毛飞舞,鲜血四溅
可怜的白鹅仍回想着那美餐
但锋利的刀劈开了胸膛心脏
火焰燃烧着炙烤着
同样的欲望之快感
俯下身子低下了头
嗅着诱人的芳香
但鹅
仍然是高昂脖颈的鹅


【诗人对一位死者的倾诉】

树叶在哭泣
风儿在哀鸣
你永远的去了
幸福吧,欣慰吧
你终于去了自个儿的天堂
那里没有邪恶与肮脏
你净洁的英魂在那里长眠。
你未泯的心呵
在地狱造一座宫殿
燃起一堆熊熊火焰在那里
欢畅的生活


【丑陋的记忆】

晨曦冷冷的红太阳
低矮的土舍
光着腚的男娃子一丝
不挂
去到墙子角落要拉一泡

高傲的大个子来恒鸡
正踱着方步寻觅餐食
见到此情此景
竟飞跳起来如同恶鹰
给娃仔的屁股亲了一口
至此
为娃仔留下了一个永久的
记忆


【幻偶之死】

在那个漆黑的夜里
我惊悸的心看到了一只毛茸茸的黑手
在幻梦里神圣的胴体上蠕动
而且还有娇溺的呢喃
偶像
心中的偶像,幻梦中的偶像
她死了,死了
永不会苏醒,不会苏醒,不苏醒
心呵落入无限的阴郁,暗影
在喘息,喘息
锃亮的刀
击碎了水光中的愤怒
脆脆的
便崩成万万千千的粉碎
偶像心中的偶像
她死了
永远的死了
疯了,疯了
铮亮的刀
落下去了,飞起来了
她倒下去了
倒在血里
浓黑的血里
疯了,疯了
锃亮的刀
飞起来了
那颗火热的心
它落下去了
鲜血
红红的血
渗透到那浓黑的血中
纵声狂笑
偶像
幻梦中的偶像
她死了
死了
死了
永远死了


【逃脱】

逃脱,逃脱
逃脱天的晕眩,地的缚束
逃脱风的刺伤,雨的淋浇
逃脱肉的惑诱,剑的刺伤,情感的磨折
逃脱,逃脱
但无法无奈倾泻淌尽流动的血呵
再换一种颜色
曾经的是扑朔迷离,难以捉摸
拥有的是风是雨,恶劣酷寒
何时才雨调风顺
拥有一片宁静的天,绿绿的草
迷惘呵迷惘
既然不是,又何必要相逢
为各自留下累累伤痕
忍受煎熬,铭铭使人难忘怀
献上我膨胀的头颅吧
寻求解脱,好永久的欣慰
万世的解放


【凋零了的梦】

黄毛失神的吞吐着烟云
在静寂的长的方的围着的城
或者墓狱的廊里幽灵样游曳
听着那些回荡的空泛的声音
一点一点的走下
或进入某种神奇境界
仰头回望那水中暗黑的身影
走出一座门
寻觅着一些知觉
进入一个拱形门洞
耳边静寂,双眼茫茫
吐着吸进来的云烟
看着它们飘开,散乱无有
无奈进入另一个铁丝栅网的很空很广的牢笼
一些支离破碎的天分割的云朵
镶嵌在一些坑洼里
一些已枯黄的叶和凋零的梦
在那些破碎分割里丢落着
也有一些没落进去
是一片留在记忆里吗
犹豫,徘徊,仰头,沉醉,忘记
四周的墙壁围着,围着,围着
留下魂灵,做最后的挣扎吧
你不相信一切
空泛,空泛
你的肉体从那里出来
从那围着的网里,墙里,牢笼里
出来
丧失了
没有了
诗的感觉,诗的语言
悲哀,悲哀
悲哀


【你,是否已在路上】

你,是否已在路上
春天、夏天、秋天、冬季都已过去
在那最后的一个午夜
钟声敲响之时
春,又一个新的起点
随同那高悬着的永恒的
不知疲倦的钟摆之源的轨迹
在犹豫、彷徨、期待
留下了一行行重叠的幻影
那铁的锃亮的钟摆是否会停滞
发条已松懈
但不知
你,是否已在路上
头发已洗过了
但心,总也抹不去那滴眼泪
那里装有太多太多的血
落有太多太多的尘埃
风的巷口
黑色的旋风,将一切卷走
还有一朵云吗
是否永远的留在暗淡的眸子里
希望它化在太阳的火焰里
化作一场倾盆的大雨
将我浇透
你,是否已在路上


【在没有诗的日子里】

在没有诗的日子里
太阳依旧从东方的山后升起
散不尽的祥云仍然涂抹着不会消退的胭脂树
田野晨雾,静静相拥
灰色的毛驴悠闲的吃着草
淘气的小山羊贪婪的吮吸着母亲的奶汁
风儿清爽的掠过头顶
水儿静静的淌入眼球
怅惘的心在寂寞的乡间小路游荡
在没有诗的日子里
蓝天依旧那样宽广深远,久久地沉默着
唯有那甜甜妩媚的笑,在脑海中浮现
疲乏的思绪,散去愁容
宁静的爱,蕴藏心底
在那汹涌澎湃的沉没了的海底积聚
没有诗的日子
正是一曲新的旋律
在没有诗的日子里,轻轻鸣奏


【火鸟.白云】

白昼正一点点的褪去
汹涌的海潮闪着粼粼的金光渐渐隐没
撕裂并且燃烧的云
正被一只大鸟叼衔
追寻着红彤彤的太阳一点点沉入海底
夜有多静
水天迷蒙
蓝汪汪的,犹如一只美丽的眸子
难以忘却那满眼的秋泓
满眼的羞涩与思绪
很久很久才发现的那种忧郁
那种超凡脱世的孤傲
月亮升起来了
孤寂长鸣的大雁,疲乏的扇动着长翅
温柔的夜,哪里有我长久的归宿
是无拘无节的游荡,还是投入你温暖的怀抱
接受么
一颗狂热而又冰冷的心
一个在幻梦之国才会快乐的精灵
一块饱尝艰辛仍未闪光发亮的陨石
需要你,智慧与力量的源泉
冰凉的海水不时冲击着高耸的山石
这静寂的夜,沉没了的海便有了一种缓缓的声息
还有一种喘息,正向深处隐藏
火山口,肆意的岩浆流
嗤嗤的潜入水的冰凉之中,然后聚凝凝聚
夜有多静
海不再咆哮,雁也不再长鸣
风雷闪电也温柔的入了梦乡
唯有那虔诚执着的火鸟
信心百倍的记挂着那抹红云
追逐着太阳,向更远的地方
灿烂,完美的新生活的彼岸
飞翔


【求爱】

亲爱的人
我所拥有的
也仅仅拥有的那颗心已给你了
我没有什么渴望与可找寻的了
我就暴露在你的枪口之下
痛快点
枪毙我或者拥起我
我都会重重的倒下去
一边是冰冷的墓穴
一边是你温暖的怀抱
我的血,包括一切都已凝固
只有心在跳着、跳着,跳着


【谈判】

心爱的人
我的弹药已用光了
而你才开始发射
咱们签个合同
要不我们统一
要不你就把我枪毙
让我们赤裸着肌体
袒露着心脏
让我们的灵魂进行对话
你虽然走出了碉堡
可发射的却是麻醉弹
它是醉了我的心
却迷乱不了我的双眼
让我赤裸的脏腑
在鬼域同你继续交战
在我更深的地方
还隐藏着一支神箭
准备将你刺穿
可我是多么的爱你
怕只怕把你伤害
就让那剑挑着我的肺腑
深藏在我奔涌的血液之中


【秋的末日】

一醒来我就觉得很冷
坐在冰冷的枯萎了的田秧的土上
望着北风,吹着那些就要冬眠的
绿的,黄的,红的树,我激动了,但不厉害
我用我的笔描绘着这秋天的
曾兴盛,却又要干枯的感情
溪边的太阳,还有那抹羞红的云霞
就要落下去了
我很失望
我颤抖着手把颜料从封闭的胸腔里挤出来
用笔用我颤抖的血在眼睛的瞳仁中喷射
火红火红的太阳,拖着流淌的炙热
就那样一点一点沉下去了
沉到了黑暗之中
望着那张画,别人不会喜欢的
唯独我把它珍藏初稿


【游子.女孩】

黄毛下了汽车
登上了魂归故里的土地
陌生的熟悉,重又陷在新的思绪里
黄土地上就要枯竭的草物在无力的摇摆着
毛儿很是感动
沉沉的脚步走向新居
苍老许多的老爹正倚墙打着盹儿
疲倦的目光里,黯然无神
又走过耀眼新居
踩着黄土回到旧居
推开被自个儿誉为地狱的居室的门
只见如被洗劫一样狼狈不堪
心中难免有些烦躁
启开乐的键盘心便与之交融
一时醉在了故土的汗臭与皑皑的情思里
难以言喻的感受之中
可怜的女孩仍在哭泣
不朽的雄狮仰天悲歌
或许黄毛一直在醉着
醉在新的居室的红的蓝的、暖融融的
墙壁的色调之中
西斜的柔和的太阳衬在几株稀疏的
干黄色的树的背后
伟大的太阳
不知怎样才能向你倾诉我对你的情感
我整个的心都要跳出来奔向你
让你炙热的火把我的血烘干
让我的心在你的血里
让我的梦想在宇宙中闪耀
在透明的水天之处把我指引


【流浪汉.锁链】

不知怎么,心中只有一个信念
将所有的颜色凝固在自己的心里
精神的思想里
让灵之魂得到些许的慰藉
打捆好了瓶瓶罐罐与所有的感受
挂在肩头握在手里
再用墨蓝色的玻璃把眼珠遮挡
坐在窗前,让风儿把头发吹
让眼睛凝视着眼睛里的就要滚下的忧郁发呆
扛了大包小包,还有一株白玉兰像流浪汉,
在狭窄的街上往往前行
不睬旁边,鄙夷诧异之目光
在另一个世界的陌生里
顾自欢乐前行
在坝顶的全景之上搭手眺望。
心儿融入那蓝天的憧憬里
融入那美丽的幻梦里
任包袱累累,火海刀山
脚下横着铁索
毅然决然的去自个儿的梦里完成一次苦痛的超脱
灵魂的洗礼


【夜之忏悔】

高升的青灰石阶黑乎乎
油彩的墙壁闪着火一样的心
缭绕的烟雾里裹着忧郁的人
哨在荡荡的回旋
滚烫的火烧烤着滴血的心
体内的汁液要干涸
眼里哪还有东西倾泻
静静的夜怎知心的枯旱
既要死亡的树在黄黄的颗粒中
渴盼天水
如何的虔诚怎样的信念
火在水中喘着粗气
怎样的异样也无法扑灭
舌尖麻麻的辛辣
生命的泉不再喷涌
只能凭借磨瓶里那潺潺音响
来把静寂打破
人却雕塑一般仿佛庙里的和尚基督徒一般
做着心中忏悔的祈祷词
仁慈的主
我若得到您的宽恕
无论怎样的碎尸万段
只要你微微笑一笑
我情愿把牢底坐
穿去世界黑暗的另一面
把火红的太阳停在头顶
忧郁凄楚的维纳斯
你莫要落泪
黑暗即将结束
火红的大鸟正衔着火种要把你照亮
心中的圣火将热血沸腾
神志清澈冰凉
思着那鸟儿正向东方飞翔


【吸顶灯残梦】

黄毛着单衣不觉寒
朽披绒布到发抖
秋意人凉爽见衣着裙女
朽们更为惊诧
讲夏日竟有赤裸肌肤披纱游者
情简直难以入目
毛想
人之本性何以至难堪
黄毛在街一侧回旋周转
嘴中还骂不列颠
路人皆以为神经病毛道嗤之以鼻还故作姿态
跳起来又揪片枫叶载入心田
竟茂盛的久久不能安息
不知该居何处
寻女巫要些灵药
一堆黑豆在狼的尽头品绝入性
待药性发作时
便去心中激动
忆起那夜梦香
自个儿在臭水渠中拾捡干腐烂鱼
却无一中意
就仰头凝望
只见门栏窗外廊顶之昏黄灯火
气氛之温馨
撕着白日的云朵
失去了知觉


【彗星】

黄毛身穿六医院的囚衣,
时而漫步于花圃,
时而漫步于夜市,
神情冰冷怪异
还哼着小调,
与太白老人呷着香茶品尝做神仙的乐趣。
在去掉锁链的那一天,
想就要告别天堂。
尽兴奋异常,
奋笔疾书,
喷发那胸中满满的欲火。
天外之灵感,
“丧门星”便封了“扫帚星”这一美名,
虽听不雅,
想想不过是慧星的别名,
倒也满意。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