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李隽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443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李隽的诗

李隽

(阅读:517 次)

李隽,笔名茅草,六十年代生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诗集《过去式诗人》《语象》。

李隽的诗

(计 24 首 | 时间:2024-06-26)

【零落】

花一使劲,就零落了
不能不使劲吧
正在生孩子

不生孩子的花有的是
樱花、迎春花、桂花、白玉兰
林黛玉、潘金莲、刁蝉、李师师
都很美
但都零落得很快

人们更欣赏不生孩子的花
即使欣赏生孩子的花
也是在她们不生孩子的时候


【开始与结局】

你、我的时间
从那个星期天的上午开始
下着小雨,你打着一把绿色小伞
从校外回来
在校门口不远的地方,遇到我

我在雨中
让雨伴随着我的孤独
你打着雨伞
像春天里的一片绿叶

你的目光
是挂在绿叶上的一颗露水
改变了我行走的方向
你的伞成了这个方向的路标
我走了过去

天空缩小到伞盖那么大
世界也是两个人的世界
我第一次看到你
你不是第一次看到我
我们相识了,并没有一见钟情

这样的开始
就是这样的结局
这么多年,雨一直在下
我们同在一把伞下
又不在同一把伞下


【跨栏跑】

赛场上的跑道太平坦了
与人生的道路比显得过于虚假
要使运动员或广大观众
都感受到道路的艰辛
就要在道路上设置一些障碍

跑一百米、五百米
你都可能稳拿冠军
可你偏偏报了跨栏跑
你腿太短,弹跳力也不够
这不是你的长项

挑战,就要挑战弱项
说是弱项,也未必
比起那些腰长、腿长的人
你更懂得
有效克服这些障碍
功夫未必就在腰上、腿上


【门票】

送外卖、当保安、做零工
随便干点什么,混一张嘴
还是轻轻松松的
既然是人,还得有点别的想法
比如说买一张门票

一张门票的价格
供给嘴,可以吃两三个月
很多人觉得不划算
也有人宁可吃差点、穿差点
也要拿到那个进门的资格

幽暗的剧场、明亮的赛场
一场足球赛、一场演出或音乐会
未必看得懂,但也要看个热闹
越是高深,越要在场
缺席,本身就是遗憾


【学走路】

一个小孩在院子里
跌跌撞撞地学走路
父亲在前面招手
母亲在后面喊加油

从楼上下来的人
看到这个场景
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
父母们都在这里带过自己的孩子
年轻人都在这里学过走路

带孩子的父母也是从这里学走路的
一代接一代地、一个接一个地
从这个院子里走出去
走向社会


【金鱼】

金鱼缸摆在客厅里最显眼的位置
透明的玻璃,清澈的水
金鱼在水里游动

客人看到活泼可爱的鱼
主人否认:我没有养鱼呀
客人惊讶,指着金鱼缸:这……

是金,主人说
客人惭愧:我只看到后半部分


【在玫瑰和月季之间】

玫瑰的身材,月季的脸
性格、气质、言语都很相似
很多人区别不过来
我也区别不过来

我花了很多、很长时间
去花园观察,向植物学家请教
不是为了分辨
而是为了混淆它们的异同

我也想混淆在它们之间
我不想超出它们的范围或界限
我不接受差别
只想接受同一、统一、相似和整体

在我面前
请不要说玫瑰和月季
要么只说玫瑰,要么只说月季
它们只有一个名称


【挠痒痒】

事情的源头,给你制造一点痒
你以为你身上痒,蛮正常
未必是病,或小毛病
不必去医院,挠一挠,还蛮舒服

来,我替你挠
确实,别人挠比自己挠更有感觉
谢谢哦,谢谢哦
你说

就这样,我不断地给你制造痒
你就再也离不开我
依赖上我、信任我、爱我

给你制造痒,但不能让你知道
给你挠痒痒才让你知道
还要编出各种故事,迷惑你
形成一种文化:我善良

最终,你知道了痒是我制造的
也知道我爱你
一切的一切
都是为了爱你,而不得不使用的手段


【马珊】

我与她的最后一面
是看到她的花圈
那天下午,我下班回来
走到楼下
看到楼下摆着花圈
花圈上写着她的名字

她刚刚结婚
好像结婚就是一场癌症
医生问她
是要孩子?还是要命
她说,要孩子

她有没有癌症
医生检没有检查清楚
但这个回答
显然是病症之所在
才二十二岁
怎么就想到了要孩子

我问花圈
花圈沉默不语


【橡皮擦】

小学生的铅笔盒里藏着一个宝贝
橡皮擦,写字、做计算题
时时刻刻放在手边

大小、厚度、柔软度
都像我们含在嘴里的舌头
父母对孩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认错不要本,舌头打个滚

老师判断对错
的确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
即使结果还是错了,看到有改过的痕迹
依然给予表扬

长大后,舌头也长大了
僵硬了、迟钝了
橡皮擦的功能由改错变成了遮遮掩掩


【唱诗班】

孩子的目光是一个高音
老人的白发与皱纹是两个低音
姑娘的裙子飘动着一个中音
这样的色彩纷呈的音符
组合成一组美妙的和声

在没有声音的地方
在声音嘈杂的地方
在背景寥廓的地方
在人影浮动的地方

走过去的耳朵偶遇清泉
匆匆移动的脚步迟疑了
心跳也减缓了速度

唱的什么词?听不清
特意不让你听清
只传递给你坚定的信任
人间的温暖、关心、善良和美好


【祷文】

从一个人的身上,伸过来一只手
递给你一片阳光
有人觉得阳光温暖、灿烂、还有善意
恭恭敬敬地接过来,说谢谢
有人直观到阳光的虚无
既不能吃,也不能用,摆摆手
不要

这样的手,多半来自一些老人
手后的身躯
表像的是白发与皱纹
还有沧桑的表情、复杂的目光
他们的人生
已虚幻成一个信仰

当有一天,这样的一只手
来自一个孩子,我十分欣慰
突然感到,整个天空都明亮起来
全天下的人
都得到了原初的照耀


【衣架】

睡到半夜,我醒了
看到墙角落里站着一个我

可是,我躺在床上
哪一个我是我

我还以为我在睡梦里
梦到了自己
其实,没有
墙角里只是一个衣架
挂着我的帽子和衣服

起床后我去上班
经过一楼,走在路上
恍惚看到一个、一个的衣架
也都挂着帽子和衣服


【一把吉他】

一把吉他挂在墙上
被人看中了,要买

老板以为是开玩笑
买的人是认真的
问老板要多少钱

老板说是一幅画
要买就买画,一万块钱

要买的人不乐意
他只需要买吉他
价格,他愿意出到十万
甚至更多

老板很为难
这把吉他画得太逼真了


【避雷针】

天降暴雨,电闪雷鸣
孩子在弯弯的乡路上玩滚铁环

树劈断了
房屋劈垮了
人也被劈死了好几个
人们都在世界末日般的恐慌中
东躲西藏

孩子在尘世之外
耳边响起物理课上的声音
把滚铁环拿到手里
将环拧断,拉直

一根铁丝
一头插入泥土里
一头顺着墙爬向天空

高高在上的老天爷
看到了这一切
立马尊重了孩子的作为
息怒了
像往日一样心平气和


【登岳阳楼】

在一楼,脚踩实地
感觉到真实
爬到二楼,看得远一些
也想得远一些,人就有些恍惚
这是真实的岳阳楼呢
还是范仲淹笔下的岳阳楼

继续往上爬
爬到最高一楼
相信这不是岳阳楼
岳阳楼在自己心里

每一个人的岳阳楼都在自己心里
范仲淹本人也没有来过岳阳楼
却写的了自己心里的岳阳楼
假如不写出来
我们永远也不知道他心里的岳阳楼是什么样子


【游乐场】

陪儿子去游乐场
你发现,过去的那个游乐场
已扩大、扩建了规模

两年前,这里是一条大马路
也被扩建进来了
儿子坐上了碰碰车
你油然想起你开着车
从这里经过的情景

前面行驶着一辆大货车
突然急刹,险些撞上去了
后面又追来一辆大货车
将你的车推出老远
右边的一辆奥的超过去
左边的一辆宝马也超过去了

这些都读了驾校、拿了驾照的成人
也都是长不大的儿童
也都有一颗爱玩、爱闹、爱刺激的心
城市就是一个超级大游乐场
每一辆机动车都是碰碰车

儿子在笑,许多小孩都在笑
或者大喊大叫
真好玩啊,真刺激啊


【木鱼】

在空气的海洋里
游来一条鱼
从山下游到山上
游到静寂、空无的寺庙里

尘世中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水
或者是疏忽
或者是悟性所不能及
不知在岸上、在空中也有漏网之鱼

离水之后
鱼与和尚结下生死情缘
经文从和尚嘴里吐出来
像一串串水泡
鱼以为和尚也是一条鱼

鱼静止不动了
跟和尚一起陶醉于一串声音
木棒驱赶,鱼也不走
每一声都是鱼的执着


【接力棒】

奔跑的手把重心从奔跑的脚
转移到一根五十厘米的符号上

跑道在脚下飞快地向后飘去
全场关注的焦点
集中到握着符号的手上

一只手接近另一只手
两只手相互伸过去
手的认识能力
在这一组奔跑的关系中
已脱离并超越了脑袋
只有它们,才深刻地认识到
那个符号在表述着什么


【岔路口】

走到分岔处的脚步停下来
前面出现一捺,你走在一撇上

大地上的路不是线段,也不是射线
所有的路都有分岔口
一个分岔口、又一个分岔口无穷排列
一个人字紧跟着一个人字

所有的人都走在人字上
走到一撇和一捺的关键点
就面临着选择
是继续走一撇?还是走一捺

你走一撇,自然有人走一捺
你走一捺,还有更多的人走一撇
不可能都走在一撇或一捺上


【臭豆腐】

说不出用的什么原材料
黑色的,像汁,又像灰
把豆腐的脸抹黑
发出一阵阵的臭味

有人说,这种臭味中掺有大粪
大粪使臭豆腐更臭,吃起来就更香
大千世界真是妙不可言
蛆也含有大量营养物质
其中包括珍贵的维生素、蛋白质、安基酸

辩证法、因果关系、哲学原理
往往在这些带有争议的题材中表现
那些打扮得光鲜闻到一点异味就掩鼻的人
多半是伪道士
而那些大口大口吞咽着臭令人恶心的人
都是有思想懂得哲学的家伙


【在飞机上】

1

一望无际的蓝色海水下
翱翔着一条沙鱼
我们在沙鱼的肚子里
靠着窗,看见海水的透明

沙鱼在跑道上启动
扬起头,冲入海水
离开陆地的那一瞬间
给我们剧烈的震动

然后,我们身体向后仰
达到了一个高度之后
渐渐地回归平静
像一种停止或自由

2

天空中,绽放一朵一朵棉花
密密的连成一片,遮蔽了整个大地
 
小时候,在老家,站在高坡上
满畈的棉花也是这个样子
 
棉花地的上空,飞翔着无数蜻蜓
偶尔飞过来一只,就是一架飞机

3

从舷窗口往下看,可看见
我们平时看不见的大地的真面目

我们走的路
成了一条条涓涓流淌的细流
而河流
成了长短不齐的弯弯绕绕的白色布带

鲁迅说
我们不能拎着自己的耳朵离开大地
有了飞机
不需要拎着自己的耳朵也能离开大地


【废铁】

铁铺老板大量收购废铁
或看见废铁都捡回来
没事时,到处溜达溜达
运气好,就能遇到一些废铁

一方面节省成本
另一方面已形成一种心理习惯
改造废铁的强烈渴望

各种形状、不同颜色的废铁
散落或流浪在大地上
身上蒙了一层尘土,身边堆着垃圾
在空气中,在潮湿中
慢慢地锈蚀,直到最后消失

铁铺老板把炉火烧得通红
手工风箱已改造成自动鼓风机
风助火势,铁铺老板看到了奇迹
那一块块废铁也燃烧起来,飘出火焰

废铁的颜色已变成通红
已辨认不出它们原来的模样
进一步把它们化为铁水
然后融合,倒进一个工具的模子里


【修剪机】

路边一阵呼呼的响声引起了你的注意
修剪机正给一群灌木剪头发
绿色的头发纷纷坠落
雪花一样迷乱你的眼
你恍惚了一下,听到灌木的哭诉

每天上班、下班都经过这条路
这些灌木的名字你都叫得出来
样子也很熟悉
有几次,还与它们合影

是呀,这修剪机也有点欺人太甚
高大的、粗壮的乔木不去剪
灌木本来就矮、就有限
好不容易长出一点点来
就跑来剪,剪你个头啊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