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柏川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422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柏川的诗

柏川

(阅读:265 次)

柏川,本名王百灵,现居晋城。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主要著作有散文集《土塄上的孩子》,随笔集《回家之思》、小说集《走向烤鸭店》、拟出版诗集《一个人的午夜》。散文《寻找花坡》荣获中国2015年度全国散文评选二等奖。作品见《国际诗坛》《北京文学》《小说林》《莽原》《海外文摘》《散文选刊》《诗歌月刊》《红豆》等刊。

柏川的诗

(计 17 首 | 时间:2024-06-26)

【一个人的午夜】

我拒绝与实体相约
形而上,我更加真实
请不要离我太近
我害怕你密不透风的漆黑

相比那炙热的词语
我更爱这孤绝的琴声,更爱
这孤绝的峡谷

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在夜晚谛听
北来的风弹响群星

所有世俗之恋都无法让我停住
我正抛下所有,奔赴一个人的午夜


【谁在夜色里逃奔】

门开了,无数个我走出去
又走进来,夜在风中摇动

我听见无数地虫的爬行
像寒风掠过地面
卷走大地的声音,谁在夜色中逃奔

那带着声音的精灵逃到自己的体内
汇成身中的潮汐,远方可有故乡

我已将无数个自我纳入一心
在静默的长日落下之后
我点亮指间的月光,遥望远方


【活鱼店】

走进活鱼店,才知道
离现实的屠宰场有多近

鱼腥味浓重,水混浊
鱼乱跳,鱼在作最后的狂欢
它们知道自己的命运

囚犯在临刑前
向那些等着吃鱼的人告别

剁鱼板很脏
餐桌上的鱼汤很鲜
爱我者说
多吃鱼,可长生

可我看见死去很久的鱼
还在蹦,在塑料袋里蹦
在我手心里蹦,我惊悚

鱼再一次
死去

穿高筒水鞋的女人
拿捞鱼网杆的手
寒光闪闪

她说,再买只乌鸡,活的
她指鱼缸对面的铁笼
里面拥挤着待杀的鸡类

它们比鱼离我更近
它们在等待逃出铁笼
但是毫无可能

它们复仇的眼神
让我害怕

我逃出活鱼店

大大小小的鱼在追赶我
大大小小的鸡在追赶我
拿着屠刀的屠夫在追赶我
拿着捞鱼网杆的女人在追赶我

我在城市的街道上跑
鱼腥味浓重,空气混浊

一个间接杀鱼犯在文明的阳光里奔跑
一边跑,一边想,鱼又不是我杀的
吃鱼和杀鱼是两回事

我努力想把二者分开
努力想成为一个问心无愧的杀鱼犯

努力地奔跑
想逃出鱼腥味浓重的世界
可是满世界的活鱼店

满世界浑水
满世界拿捞鱼网杆的女人
她们追着我说,习惯
就好了,再买只乌鸡,活的


【所想创造所见】

山,披着黄昏乳白色的晚霞,起伏
如硕大的海浪掠过天际

这神奇的组合预示着什么
向我身后看不见的世界极速退去的群峰
在归属于谁?

我前往的远方,会以何种奇幻的色相
迎接我?哦,远方存在吗?

这对远方热烈的幻想
正让我忘记寻找
内心的雪山,我在成为我的所想所见之物

所想创造所见,这二者从未分开


【针尖】

那些不存在的事物
正排队进入我的房间

我拿针的手
变作一团乱麻

而我的牙齿替手指
行使了剪刀的权利

那些无来由的疼痛
剪辑我,那些看不见的事物
占领我

它们入侵的脚步声
穿过昏暗的门
从一个空房间
进入另一个空房间

曾经在这里住过的人
已经走了

那些不存在的事物
坐在床上,针尖重新泛起血光

我在针尖上失明
我在针尖上摸索着,往另一个房间走

母亲做了白内障的眼睛
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她

我们正在同一个针尖上
逼近彼此


【在此间】

进入另一个房间
原来房间里的夜晚就不再是我的

在此间
我重新布置梦境

一个穿异装的陌生人
化身成很久之前的我

重新回到春天,上课铃
像幽暗岁月的鸟鸣

我努力将自己留在课堂
留在安静的昏暗里

所有的人都不说话
失去声音的嘴唇
像鲜艳的玫瑰,在静静开放

我悬浮在某处,永久地
像一粒尘埃那样活着


【磨道】

拉磨的驴子
被黑布蒙住双眼
绕着八万里磨道
转身前身后的黑

磨道上,失去孩子的谷穗
干瘪像母亲的乳房
母亲踩着被碾碎的月光
跟着一头驴子
转身前身后的黑

磨盘上没有一粒粮食
父亲用硕大的麻包装秕谷和秋天
我用锋利的眼睑
剪夜空的蓝

驴子死在磨道上
父亲又用麻包装它的瘦骨和皮毛
父亲也死在磨道上
我用什么装父亲的轻如禾草的遗骨

时光是一块黑布
蒙住我双目
我继续替父母
和一头驴子
绕着八万里磨道
转身前身后的黑


【提着灯笼的夜行人】

我们是两个提着灯笼在夜间行走的人
互借着彼此的微光

我们是连在一起的丛林
低矮的草木与高入云天的大树
彼此衬托

那些在中途折桨的船夫
是我们的父亲,留给我们
继续前行的船只

在他们的影子里
我们到达他们没有到达的地方

我们从来不是世界的原创
包括我们自身都是天地的副本


【在蜂巢的黑暗中】

在蜂巢的黑暗中
透明的羽翼
是那无数闪烁着光亮的秘密

群星在透明的秘密上跳舞
舞步如起伏的波光

我如此坚决地避开群蜂追逐
于一日深于一日的寂静中等待
等待与那些不可见的瞬间相遇

等待我从未经历过的那些瞬间
重构我的未来,那些落叶般的
片段。正在秋风里散落

我知道,我留不住任何
我只有未来
在蜂巢的黑暗里
您是我透明的羽翼
带我在夜晚飞舞

我深爱这飞舞
在蜂巢的黑暗中
您灵魂的羽翼发出迷人的光亮
照亮我疲惫的归途


【那些被我惊动的事物】

像偶尔刮来的一阵风
我穿过暮色,摇动了村庄的寂静

那些被我惊动的事物
像微风掠过的草坡
摇曳着金色的暮光

我看见,老庙的灯笼亮起来了
看见神的微笑
在暖红的灯光里,寂静
隐约,空茫的岁月
被故乡那只手紧紧抱着

不再觉得冷
也不再觉得空

那棵失根的古柏
重新被提起
在守庙人模糊的叙述中
我听见尖利的伐木声
将天空划出伤口

碧绿色的血漫过
大如盘石的年轮

从此失忆的村庄
再也记不得自己的故事


【旧衣镜】

很多事物都已成陈物
唯有自己,像鲜红的朝阳
搁在开满松花的枝桠上

那只旧衣镜,已让清晰的事物
变得模糊不清

只是我下蹲的姿态
在向所有过逝的岁月致敬

是模糊诞生了清晰
那远天的莫测与深海的密秘
那变幻的云朵和前赴后继的浪花
那一层比一层昏暗的流光叶影

我深陷茫然的仰望之中
附身在一只旧衣镜前,很久
在它模糊的反光里
我辨认时光斑驳的影子

隔着一条落满风尘的河流
和陌生的自己彼此确认

仿若确认某处的地标
确认迷路时我随手做下的标记

当我重游故地
这些标记会像老朋友一样迎接我
告诉我,某月某日
我曾来过这里


【悖论】

我焚毁所有的诗稿
卸掉伪装

确定,我朝着诗歌
却走向诗歌的反面,朝着爱
却走向了爱的反面,朝着幸福
却走向了幸福的反面

确定,那只船,朝着灯塔
却驶向了深不可测的黑暗

我并未进入诗歌之门
在词语的影子里,终夜徘徊

我一生寄宿在生活的门外
在真相的影子里
把自己点亮,又把自己熄灭


【红尘吟】

在阳光刺眼的正午
闭上眼睛,

看见自己,十指轻合
捧出一朵小小莲

世间迷途无数
我们总在其中的一条忘返

一念成佛
望虚空了了

只有自己
向着自己低头

向着高于此刻此间的自己
深深鞠一躬

已没有了悲伤
所有经过的,都已经过

风过了,再没有惊慌
红尘像深山一样寂静


【昨日之诗】

昨夜,我遇到新朋
恰如旧友

就像我遇到的每一个新词
都似旧词

陌生正在这个世界上隐遁
酒杯盈满夜宴的欢腾

微醺之眼,还能看清
那很近或很远的人心

午夜,黑色的黄色的蓝色的
星辰交错,从不同的方向而来
在此间汇集

烟岚飘动,吞吐之间
一场越剧和一场上党戏
就寂然落幕

本来就生如戏场
我们必然要从头唱到尾
唱累了,伏地而栖

清晨,继续带着自己
像檐雀一样欢唱

酒并不能拯救孤独
烟也不能

因为孤独
已成为我盛满青汾的酒杯

就着月光,与自己对饮
月光大醉时,十指轻合的孤独
确如半夏莲开

那么轻
那么静
那么远

心如雨露
回家路上的那粒星子
借我暖光


【重新理解母亲】

在背离世俗的烽遂里
母亲是一粒寻找风的沙子

她的脚步叮当
像一路走过的驼铃
在荒漠人间
她孤独地走了一生

隐藏身世
只是为了重新找见故乡

在每一个黄昏
她回目的眼神,惊动月光
让我的心久久地疼

我突然重新理解了母亲
理解了伤痕斑驳
的尘世

一些感动,或等待
在心里
落了一层梦的光阴


【心的露珠】

悄悄的
让莲叶裹住我

让这绿色的光
托住心的露珠

撑开洁白的莲心
在深邃的叶天里开放

寂静,无声,在清晨
我端坐在天空的倒影里


【饮雪而泣】

我想与你
共有一片初雪覆盖的山坡
看阳光安静地照在雪坡上
看树的影子落在阳光里
看黑色的马群踩着雪和阳光
静悄悄地走过
拖着冬天寒冷的梦
春天藏在树的影子里
阳光与雪在沉默低吻

我与你饮雪而泣
在大荒如梦的初世
我们相遇,泪水温暖
虚无的深处
谁在唱古老的歌谣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