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林凤燕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338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林凤燕的诗

林凤燕

(阅读:192 次)

林凤燕,广东女诗人高研班学员。青年文学粤军创作扶持第二批青年作家。有诗歌发表于《星星》《诗歌月刊》《绿风》《作品》等文学期刊,入选多种年度选本。

林凤燕的诗

(计 21 首 | 时间:2024-07-01)

【井蛙】

身轻如燕的体型。我没有
如炬的目光
它仰视我时,像我这么看着自己

不屑辩解,只想把井底坐穿
我以为会有些聒噪,它们在里面
自然的死掉,或是逃之夭夭
我觉得都是正常的
它们那样安静
甚至有一些部分,是不可以被谈论的

像一部黑白默片,我们就这样对视
它没有方向,我发不出声音
直到有一声鸟鸣,把我
从我的身体里喊了出来


【突然的暴雨】

给我看她的侧脸,邀我闯入她的领域
不是天气不是自然现象
是一个佩戴不同颜色的朋友

暗紫色性别,淡蓝色忧郁
丁香气味缠绕万缕千丝

给我看一个瞬间,风云跟着战栗
皱褶被抚平
她对力量毫不自知

晶莹挂在医院内科楼的樟树上
替代眼泪凝视我,平静

我们只会匆匆见一面
白昼流星就要破云而出


【归途】

在烈日下站久了。是该送我回家了
眼前有欢快的小鸟,千姿百态的霓虹灯
我的大海还倒映着海市蜃楼
我同事们来去匆匆的脚步
漫过今天的暮色下渐行渐远
我们都一样,是一颗世俗的心

我没有慌张,缓慢的落日
低飞的白鹭,一个悲伤的赶路人
说要去老磨坊,芦苇摇曳出波浪
这是我没有发觉过的景象

我平静地走着,慢慢垂下了翅膀
它们终于不用为了飞翔
振动出花样

再爬过半个山,落日的不甘
隐没在月亮的来路上
可能,
再也没有河流把我拦路上


【悬空】

四月的细雨,树木肃穆
花草安静,鸟儿低语
并没有引起生活的波澜
只有几声突如其来的凄厉的哭声
在走廊尽头
回荡——隐藏着没被忍住的
颤抖,抽搐

风的步子走得有点踉跄
慢一点,就能带人穿越
身边这棵驼背的树很多年了
风一吹,腰弯得更低
掩面的女人抬起头
蜿蜒的柳树和她并排坐

声音陷在喉咙里
这个女人在哭
刚刚意外去世的年轻丈夫
家里还有一个四岁和一个九岁的孩子
似乎悬在了半空
落进大海的夕阳是不会哭的


【焦虑比以往来得更早】

差不多的时段
同样的夏风烤着每一张脸颊

我熟识的炙热、知了、花衬衫
地面滚烫的石头,冰美式迅速
溶化了的花样

我有一份文件赶着要批复
指甲面上的蝴蝶扣花了一边翅膀
有一些秘密溜到了唇边
嘴巴还没来得及缝上

暴雨说下就下
而我
没有因为一声鸟鸣而流连
也没有把一首歌唱得嘹亮

直到晚霞用金黄的钥匙
把我的问题锁上


【冷空气过境】

携一片海水
往返的船票是你的心事
要把海洋偷运入境
通行证是一瓶罐头
保质期有七天
七天内海洋会填满
罐头会过期

这是你第七次说
冷空气过境
海水结冰


【到深山找一帘瀑布】

到了炎夏,我开始对水着迷
让我获得的宁静时刻,都是在水的
浸润下——大海翻腾着浪花拍打白云
小溪沾满新鲜的泥土一路歌唱
久违的雨水是唯一没有进入炎夏的风景
有的时候眼睛会下暴雨,洗刷过的眼睛
在夜里发出光芒

小城深村有一帘瀑布,水从深山
流下来,仿佛世上坚硬的事物都能
被瓦解。我和群山隔着水
流下来的水颤颤抖抖
我能分辨是她在抽泣还是窃笑
此时微风习习的人间,没有半点遮掩


【候鸟的几日】

这几日,我一直往有你的地方挪
昨天的云有白鹭的形状
今日的风有栀子花香
房子记录了你移动的方向

谁都可以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

告别了摇头的芦苇
彼岸的落日踌躇不前

一定会有醒着的人闻到玫瑰的清香
不会让候鸟白来一趟


【退海】

突然 海上起风
刮走了一些陆地上的秘密
我是你裸露在小城的唯一证据

在海边逆风而行
才能一点一点尝到
世间微微的甜

云层没有过渡
压在头上被折叠

我默不作声的走
心事退回大海
我们不谈论将来
至少能减少一半的忧伤


【写给女儿】

我想我是花费了一生的耐心
陪你抬头看青鸟滑过脸庞
和你追猫追狗追夕阳
你追它们,我追你
时间 追我

常常听你说话,总是陪你欢笑
重新学习吃饭睡觉穿裙子
有时一起看天花板,你在意我低垂的发尾
我在意 风和屋外的 繁星

我已经花费了一生的耐心
直到我把仅剩的倔强
好强都浪费

至于凌晨清醒或深夜徘徊
你让我有了理由和少女的自己握手言和
并把明天赌了进去

我毫无节制的躲进你构造的乌托邦
眉眼放低 ,步履缓慢
假装
一切圆满都已经发生


【新年快乐】

一座海滨小城的新年
是一场盛大的仪式
小城的每一个人都是这场仪式里的步骤
我刚好是不在流程里的人

热烈、欢庆、圆满…是盛宴的标配
每个词组在此刻都不能和另外的词组
重新组合
我刚好是句子里多余的修辞

一切恰如其分的发生
正月、春联、笑靥
每一朵鲜花盛开得喜气洋洋
每一朵烟花喊得出新年快乐
我刚好是事件里的问题

我在小城衍生出年之外其他的章节
所有的叙述楚楚动人
所有的句型完美无缺


【冷空气过境】

携一片海水
往返的船票是你的心事
要把海洋偷运入境
通行证是一瓶罐头
保质期有七天
七天内海洋会填满
罐头会过期

这是你第七次说
冷空气过境
海水结冰


【失语症患者的晚餐】

在霓虹灯闪烁的拥挤街市,寻找
适合一个人用餐的餐厅

有时她是孤独
有时孤独是她

她并不知道是不是有个人,也会
对着夜色沉默

失语症患者走出餐厅,走过的地方
霓虹灯一盏一盏暗了下来


【赶路】

昨夜的风一直往掌心吹,握着的手攥得
生疼,雨均匀的落在你的睫毛上
我得脚步跟得快些,才能和你靠近

我匆匆赶路,假装听不清
你说的那些女子,因为她们会和我的名字
黏在一起。而我才不会承认

我只顾赶路,不和你说话
你在说着什么,我听不清
风吹往耳后,把原本两个人的距离
吹散,影子压缩成一个人的孤独


【备忘录】

这些年从身体剔除出去的
有不满意的体重、长发及腰
多余的情感和无穷无尽的欲望

我的女儿也是
从我身体里移除出去的
一直尝试做减法

记住了这些数字、长度、名字
路过的风景、爱过的人
冷漠石头下的灰尘

以备遗忘


【西去】

眼前的这座山
背靠大海,怀抱蓝天
我们相视一笑
是几十年后合葬的好地方

和海水,和泥土亲近
海风拂面昏昏欲睡
情人呢喃细语
我们终将有了完美的住所

一生中最遗憾的错失
生前没有厮守过的时光
临了坐落在墓碑里
在酣睡中忘记日月星辰


【植物的春天】

这条路有多长,像
蒲公英飘零的轨迹

你向我细数每一株植物特殊的印记
红毛草披着爱人的新衣
向日葵该往哪个方向起舞
沙沙的声音是叶子随风摇曳唱着温柔的歌

我已懒惰得不愿深究
生命美好的意义
我携带着和大家重叠的人生剧本
走在自己的剧情当中
我关心油价、新开的饭馆
和眼前这片狭窄的天空

可是,你说得多美丽,似乎春天就在眼底
一路蒲公英跟随的痕迹
而我
也像极了,拥有了你


【伤城】

我沿岸一路歌唱,瞒过密林
穿过风,任两旁木棉长出荆棘
徒步抵达你蓝色的梦境

你是头顶滑翔的燕子
是掉落在车窗的璀璨雨滴
是一声不响飞走的白鹭
是盛满在眼里淅淅沥沥的小雨

是我不承认也从未抓住过的风

你给我一个苹果
让我日夜对着她练习遗忘
你陪我喝过一口海水
说盐份能稀释
体内眼泪

我沿岸歌唱,河流陷入昏睡
贪婪的快乐不被任何琐事打扰


【辨认】

白是芦苇,紫是木槿,红是紫薇
小叶榕树伸出枝条
覆盖着僵硬的水面
一开始我只用眼睛分辨

后来,潮涨的海上
树林赋予她们湿润的眼眶
我再也不是用眼睛就能看穿
时间的碎片,毫无意义

我用尽全力
突如其来的圆满竟是一别两宽


【芦苇的爱情】

“真的走了吗?”
她的身子因为害怕而颤颤发抖

我不敢和她说实话
生怕她伤心
风一吹
她低得看不到自己


【海绵体】

你拿匕首刺中我的心脏
还大声疾呼是我逼你投降…

翻腾的大海拒绝溅起安静的浪花

但我像海绵一样,吸进去疼痛
吐出来包容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