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黄挺松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311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黄挺松的诗

黄挺松

(阅读:2318 次)

黄挺松,安徽怀宁人,居江苏昆山。诗人,译工。诗作见《诗刊》《十月》《星星》《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潮》《诗歌月刊》《诗林》《清明》《西部》《芒种》《福建文学》等诸多刊物。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海子诗刊》和《中国青年诗歌年鉴》副主编。入选江苏省第4期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出版诗集《安静的灯光》等,获奖若干。

黄挺松的诗

(计 22 首 | 时间:2024-07-03)

【冬游太平山记枫】

你得经由山风多少的卷舌
才折返这样的清明
才有可能径自溶净我的眼神
以替去春光秋韵和贪婪的花草
请以此间历任诗人的飘髯或飘带
尽染这延宕林涛的苍黄请
让他取出那凝古的耳目
请让沧桑代工上天的修辞学
请让他流放一丘丘丹砂的色相
将无尽的暧昧停更下来
就像云空、山石和湖波一样
还身于质本洁。谁的此刻
还在耽于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矫情
谁还在寄托吴派的大隐隐于乱世
谁就谢绝了在一阕评弹里出离
谁就是在天赋的跟前故意了怅惘


【绝望诗行】

一次一次。无数次
在速度和车道被必要限定的
G42沪蓉高速上

我端坐在疾驰的车身里碾过
猫呀狗呀鸟呀,或者它们
已辨认不及的脆薄尸骸

“浮生同过客,前后递来去”
已无从避免的,不仅是
车轮闪着绝望在转动和带离
这一幕幕转瞬即逝的场景

绝望。日夜茫茫的这长路上
绝望的,除了小动物们的匿迹
还有人车的洪流一往无前
在用幻影擦拭成,绝望的诗行


【脸孔简史】

你还在身体上一次次醒来,
在声音和光线养成的要求里。

但你的脸孔沉睡在无数夕阳
冶炼的霜冻里;再难醒来
它困倦为低保的气温申领者。

最早也最晚那零星的醒来,
你的脸孔撞在了心惊肉跳的
青春年少。当晨曦不吵,

风雨如晦,你睁不开的脸孔
暗自滴滴答答着顺时针里
那取消了耳膜和指腹的流水。

它即兴溅起的细微亮泽
也正由穿引你步态的透镜吸收。


【母亲节寄语】

我们都被看不见的爱,
拥抱过。拥抱着。
妈妈,请擦拭。今天,
一闪光或一面水,醒来的镜子
让我们看见你无数,安静如洗的面容。


【难以描述的日常】

出超市,他横过贯通两侧高楼的大街
(他不属于任何一栋)。直到对面
那环形的立体停车场,只要路过
他总忍不住和看守的老头们寒暄几句
这大比城堡的地方,他似乎感到
他们永远会是攀附在那围墙外面的人

围墙尽头,拐角的绿色铁门锈迹斑驳
高度仅达胸口,他弯下腰,踏入铁门后
坡度不小而悬空的那一道狭长的楼梯
一阶阶踢踏声伴随铁皮不堪重负的呼喊
令他时感不安又下意识地期待着什么

楼梯后那条笔直过道,从未走到过尽头
(他的住地就在这条道路的起点处)
借助手机微弱的光亮,钥匙插进锁孔
(走廊中间的电灯,他没想过去打开)

他习惯就此将身体完全交给黑暗。缓缓
转动钥匙,他生怕打破这暗中的宁静
和扰动这里的居民们,尽管他对于
哪些房间住着人,住着多少人、什么人

等等,向来无意获悉。就连怎样穿过了
那些熟若无睹的障碍物,一趟趟返入
日常的这里,他不再恍惚于膜厚的印象


【灰鸟记 】

远处那幢高楼的护顶线上,
一只灰色的鸟,已然
驻立许久。我看到过它吗,
夜晚可以闪动整个黑幕的那只飞鸟?
此刻,它停栖在白天里。
白白的天空里,这只鸟的灰暗,
凝重,荒凉,卓尔不群。
尤其,由它的飞翔所带来的整个天空
默默契契地噙着它。
整个天空,那么稳重,休止一切似地,
任由它成为一种中心,天空的,它的,
更是这一整天,我在盲目寻找的。


【你要走近大海】

他在走近大海。再近一点他
就闻到每层浪里裹着的那一层平静
(海平面下的沉息之流加深着这一切)

落日的光辉,大海不会留下很多也
不会留得很久。夜来了大海就回家

起身离开。当他走得越快或越远时
大海的轰鸣,才开始变得越来越响亮


【时间志异】

时间蹑着无形无影的手脚,永远在
出离着这一座(那一座)房间
它行进在清晨微凉无感的风口
它行进在晕了茸焰的正午的光圈
它行进在拖曳着山肩的那一抹余晖

几乎同时。时间同时在悖反着走回
经由门廊客厅厨房餐厅书房卧室浴室的
镜子:从来不可能绝对光洁的镜子
时间窸窸窣窣,从表面开始,一直在

纤毫不舍地斑驳着它。而一个人
总在本身的不断到来里,扎眼其中
但他又总在有意无意忽略那些斑斑驳驳
他清晰而准确的透视,只集成自我

他甚至淡忘了灰尘也在难免的衰亡和
时间依然在穿梭着镜像,在到来中离去
又完全同步地:在离去中纷纷到来


【银河辞】

银河奔袭。在它矢量的浩阔下
我们对弈与另一种渺小
以一粒粒日光或夜色推演着

时间悠长。时间的漫无际涯里
我们微弱在博物的命运
以短促而飞逝的一生交割着

银河寂静,不据天高地厚地在
送客我们的热忱。而热忱的爱

奇妙着我们对于今天的祭别
嗯。请从热爱此刻的流泻开始


【狼尾草下】

那里刚刚落下一场不得已的风,
春风,秋风,抑或北风
——悲欢离合,都得落地生根。

你就坐在那株深深的狼尾草下,
脸庞被淋漓的尘屑洗刷。
多么清澈的尘屑呀,
多像你从前世遣送来的忏悔。

风在你草叶或花序的辨认里
一团接一团地消弭——
你的意念在自逐里无尽远逸。

而土壤,永如初生的婴儿,
冥顽地,要求你就地相爱下去。


【洗砖记】

这些和砖块凝成一体的泥灰
被几个农民工用瓦刀剥落
渐渐就洒满了工地一角
一块块砖头还原出酱红色
这些嵌砖的泥灰稍前
大概率比较粗粝和顽强
但已被忙碌的机械压得琐碎了
我想之前肯定有一台或几台推土机
在路边这群旧建筑里
推倒了一面又一面的墙壁
工人们将貌似完整的砖块
抽离出狼藉的垃圾山
又熟练砍削掉了砖块上附着的
这些泥灰。他们把这些
无用的泥灰留给地面和渣土车
然后拉上那些重现平滑的砖块
很快辗转去了另一片工地


【小东西 】

高处的一粒飘砂和一块落石
最终几乎同时着地——
小东西流落得不见得缓慢
而机敏无比。比如沙漏,
总在遗忘腥风血雨的速率里
获得时间在它内部永恒的
缅怀和惆怅。一个远行人
兀自抬放的茫茫瞬间,脚底
匆匆掠起而后纷纷脱去的泥灰
让一程道路和满目所见
留给他少之又少的感受多么像
踏空过一切。难道确实有
他要从中挤出衰退不减的身心
那么锐利,那么多的小东西?


【铡刀】

可以铡草,铡纸,铡人头
可以铡得更细,更快,更麻木

草渣、纸屑、血流在喷涌
力度、速度、快感度在协作

好在那些被铡开的空气和光线
须臾弥合,无法被间离

好在世上总有百伸不进的黑暗
是在那里,铡刀锈成废铁的


【真理的湖水】

那是我出生之前即已存在的
真理。我心底的那一面湖水,
低暗,幽邃,根本无从豢养。

缥缈的日月星云,在抹去。
我投身其中的游影,在抹去。
我纷乱的判断所栽植的岸柳,
它们的落叶与腐须,在抹去。

我能穷尽的企图,是去摸索
托举着未逝之水的湖底那
泥淤里,深深的床石和沉沙,

它们原素般的形态越过风浪
让内含真理的一整座湖水,
在时间的夹击里,复而镇定。


【山峰辨】

山峰就是佛陀,不见云雾
我在自身里出现
我和人世隔了不止侏罗纪
我傲慢,无理
在无数黄昏里失败于孤立


【欲望小姐】

欲望小姐,保持着
较高出勤率
灯光越低暗她就越兴奋

热衷坐台而克制出台
她不很纯洁但节守情操

欲望小姐,每日打卡
即便你并非今夜的主顾
她接受曲终人散

欲望小姐,欣然见证
你KTV高仿的人生
醉生夕阴,梦死朝晖
 
而你蜷缩如炭的双膝
给付了必然默认的小费


【枯枝颂】

我是我的枯枝。
我是我所失败的一切。

我是子夜的旷野;
我是你的中心
和边疆——
我就是你的四面八方。

——草木嚣狂——
我尽管出没于我的失败。
我坚持的枯枝,
桀骜不驯,朝秦
而暮楚。


【应允篇】

我应允以爱情死去:
一段废旧铁轨在长久的萎缩中,
光阴的慢车无奈眼前的远方。
——青芒狂乱,草长天阔。

我应允以玩物丧志:
我的欲望和趣向由来多而单一,
依附酒食之乐,不过
首先亢奋于一两局纸牌掼蛋。

我应允以伦理苍白:
放任飞鸟衔走隆起大地的籽实;
忍受夜林在掩去它们的声息。
——茫茫空山,自由孕育


【自传】

七岁那年初春,那场严重的溺水
部分或全部地,已经让我死去
漫长的后来,你们追忆着我光采的足迹

而我需要从遗像里不断现身,纠正你们的错觉
当我最终撒手人寰,忍无可忍
你们为我举行,这集中赞叹和礼拜的葬仪

我预备出席它,给你们念读自撰的悼词
对,它就是我的自传。无疑而必须的
我着力要录写,那等待溺水的漫漫时日


【贝叶经】

“贝加罗树的种子落地,长出新树
随即,母树就会枯萎而死亡”

——这是怎样的悖论。在塔尔寺
猎猎随入的光斑,自觉里并未敢扰动
幽幽悬凉的唐卡们。直至我献出

心底那天赋的敬畏,一片贝叶经文
适时教谕了我:那些古来的神灵
绝对以自然的加密,施过法力于时世

一刻千年。压晒好的贝叶经过处理
为什么留存千年,而可以不腐
光明还是爱情?我妄度而结论的

当是那一度脆弱的刻写,那疏远而
秘辛的字经,对抗了它的流失和遗忘


【树桩记】

微微一动,我就感知到夕夏
已薄凉在淡烟里的风光
父亲,弓坐在院角他常坐的树桩上

晨昏里旅行的那棵五角枫,我
熟悉不过。它算不上笔直也不够高大
但穿着皮脱着皮,一动不动的奔跑没日没夜
忍受烈日和暴雨,从未在我身旁停顿

父亲斧锯般伐走它,决绝或必然
但此刻看上去,一切安详。父亲抬起身
偌大的桩沿,孽生的细条,恍然匍匐


【白云比照着我们的生活】

白云比照着我们的生活
多数时候它并不跑动。少数时候
我们先跑动起来,它才跑动

在路上要想着路上的事情
白云不。除非我们想到更多时
它才想,跟着有所变形

白云古老。经历过多少幻影
它才走出今天的样貌
它又何尝不在盼着一场大雨
那样,它和我们现世的生活就会
迅速浇注和反映在一起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