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赵德润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63 首诗歌,总阅读 2876465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赵德润的诗

赵德润

(阅读:363 次)

赵德润,长期从事媒体记者编辑工作,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80年代开始诗歌写作并发表作品,曾在《人民日报》《星星》《诗歌报月刊》《草堂》等百余家报刊发表过作品,出版过散文集《爱你一生》,诗集《星光下的祈祷》《最好的时光》等。现居合肥。

赵德润的诗

(计 20 首 | 时间:2024-07-07)

【坐在窗子里的人】

小雨过后的新鲜感一晃而逝
焦渴的河床在日出之后
放弃了挣扎
坐在窗子里的人
在井然运转的秩序之中
捧起一杯咖啡
他们陷入沉思的样子
如同眼前的迷雾未散

那是之前的事了
我们早起,寻找草丛里的虫子
像在某句诗里捉住一个动词
或者扇动翅膀去温暖的
南方寻找果腹之物
呼吸着人间凉薄
相爱的都是陌生人

一个陷入沉默的人
也是久旱之人
要一场透雨
才能吐出浑身的绿叶


【词语已开始离弃我了】

阳光普照着小岭南村
大片的粉黛乱子草
彩云一样铺展在大地上
如果不是一路踩过的落叶
秋风微凉
我以为是误入了春天

阳光普照着小岭南村
一位母亲在教她幼小的孩子
认识稻穗
我已经想不出什么美好的词语
来赞美这一切
这一辈子赞美的词语
仿佛都已用完
(有多少是言不由衷?)

“词语已开始离弃我了”
像鸟儿离弃失去绿叶的树枝


【诗与铁】

常常想起在工厂的那几年
每天与铁打交道
在机器前把铁搬上搬下
在铁的身上钻,磨,切,铣
以硬碰硬,把铁做成
汽车的轮毂,转向节,车轴
有时候也为自己做一盏台灯
一个铁制的笔筒
我在蹂躏铁
铁也在锻打我

在午休的间隙或夜班过后
在被铁屑灼伤或烈酒烧伤之后
哭泣着写最柔软的诗
给想象的爱情,远方的家乡
花朵和糖果
很多年了,铁和诗
都未退出我的生活
它反复提醒我
要像铁投入熔炉一样义无反顾
接受被反复敲打和修改的命运
也要全力拥抱诗一样美和善的人生


【林中水滴】

一滴雨露仿佛突然受到惊吓
滴在我的脸上
清凉,柔软
这雨后的早晨
这突然的水滴
多么像初吻
你的嘴唇惊慌地印在我的额头

多么美好的一瞬
总是一闪而过
水滴一样破碎
林中有人舞剑
有人练声,浑然不知
从林中经过的那人
像刚刚穿过波澜起伏的大海


【七夕夜】

小时候,躺在纳凉的竹床上数星星
总也数不完
终于知道,星星是数不完的
终于知道陪你数星星的人
不会陪你一辈子
很多简单的道理
要到老了才穿心入肺

现在轮到你了
给他们讲今夜的喜鹊都去了天上
那两颗最亮的星星叫牛郎和织女
爱有曲折,善有善报
一块石头也有温度

历史的长河滚滚向前
皆因众多不起眼的浪花
爱是其中最美的一朵
从未败于时间


【结香】

在公园道路的拐角处
兀立着几株黄色的花
借助识别花草树木的软件
我得知它叫结香
其实我不认识的花草有很多
甚至不知道
榆树和槐树的区别
几十年来,我从未注意过它们
甚至从来没有亲手种下过一株花
在早晨
在这空无一人的公园
这些曾被我视为
无用之物的花花草草
也像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我

一个行将老去的人
向自已的内心举起了双手


【星空】

我喜欢看星星
应该是从小时候,夏夜
躺在外婆家门前那条名叫
马鞍河的柔软细沙上萌芽的

离星空最近的一次是
那年春天一个人夜上华山
我与星星的距离
仿佛只差一个台阶

当我感觉精疲力尽
想要回头时
满天繁星
都像在用力向上拉我

我喜欢这种喜欢
如一个成年人的孤独
不为人知
也不打扰任何人,也许
“这正是我们难得的自由”


【草莓】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五月
在一段古老的城墙根下
你把洗过的湿漉漉的草莓
分发给我们
我是众多伸出的手掌中的一个

是否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到手掌
被一丛火苗灼伤?

多么好看的草莓
像一颗美丽的心在闪闪发光
像大口径手枪
近距离射出的一颗子弹

现在,每当我们走到某个路口
就会说起城墙、草莓
几十年过去了
爱,仍是我们的软肋
也是一面盾牌


【玻璃栈道】

分明是第一次走过
却又像是走过了无数遍
有人纵情高呼
有人失声惊叫
有人暗中咬紧牙关
谁的人生不是一次历险
像走在悬空的玻璃栈道上
被深渊凝视
过来人说,不要朝下看
但总有人忍不住低头
危险的事物往往自带引力

抬头时
太阳已经偏西
多么美好的一天
当你从玻璃栈道上欢呼而下


【万物自有光芒】

晚秋
午后的太阳
收割后的稻田
一道光遇见另一道光
正在互相照耀
这是我喜爱的秋天
万物自有光芒
河流,树木,野花
停在村口布满泥泞的
手扶拖拉机
微风吹拂,落叶簌簌
一层覆盖着一层
时间覆盖着时间
如果你看见站在田野里的我
我也在发光
像一个刚刚被治愈的人
身体里焕发出的那种光


【小火车】

秋深了,越来越冷
公园里的小火车还在开
十二节车厢里
坐着十二个小孩

胆大的喜雀在周边盘旅
一群穿着黑西装的守卫
高高的香樟树肃穆无声
湖边凉亭里静坐的人
如对镜思过

小火车一次又一次掠过
多么幸福,这些小孩
火车将带着他们穿过冬天
就像把果实送出封锁线


【旋转木马】

如果时间一直向前
为何人类所经历的磨难
总是在循环
痛苦像遍地的落叶

像旋转的木马
被困在公园里
有着永不能摆脱的
“原地奔跑的忧伤”

我记得那旋转的木马
年少时我曾向往过
骑着它去追赶时间
手里挥舞着虚拟的鞭子

现在,它终于停下来
回到出发的地方
像锈死的钟表
挂在夕阳下


【斑斓的心境】

微风在湖面上刻下
一道道细密的波纹
我喜欢的秋天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天空蔚蓝,万物静美
令人不想虚度
或者坐在湖边
虚度掉每一天

柿子在身后的野树林里慢慢成熟
它们终将被摘取或坠落
无论心有多么不甘
我们都将在时间的流逝中
让出未来

巨大的湖面是一块调色板
像一个人的曾经
即使在冬天
当阳光注入湖面
它仍能为我们在荒芜中
调出斑斓的心境


【江水有慈悲之心 】

它经历过怎样的曲折与跌宕
不得而知,新安江
在流经古老的屯溪时
有历尽磨难后的从容
变得坦荡而开阔
冬日的江水有慈悲之心
不再左冲右突
不再发出怒吼
一张展开的仿古宣一样平静
今夏被冲毁的镇海桥
正在重修
对岸的楼群有替代群峰之势
江山,每日都在改变

江水较去年显得略为浑浊
也许不是
也许是
我的眼睛比去年又老花了一重


【孤独使它如此明亮】

看月亮的人都散去了
院子里只剩下一棵
上了年纪的柿子树
陪着母亲,还在看
明月高悬
孤独使它如此明亮

围成一圈高矮不同的
空着的椅子、凳子
表明此前的某一刻
有过的喧闹、亲密与温馨

那个赶往机场的人
应该已经坐上了最后一趟红眼航班
驾车的人也已经望见了
满城璀璨的灯光
他拿起了电话
他要赶在母亲电话到来前告诉她
已平安到达


【登高】

烟花三月,九九重阳
新年的第一天
一次又一次
我们登上这座山
从石阶,盘山的公路

有时也会另辟蹊径
在松塔与落叶
长尾喜雀和黄莺的鸣叫声
以及一丛野茼蒿的身上
认出故乡与童年

它已经没有什么秘密了
但依旧让我们深深的迷恋
就像走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世
我们仍有不泯的好奇之心

这被反复警告的人世
仍有令人期待之美


【最后一公里】

出家门左拐一公里
是开福寺
十多年了
我只去过一次
在一场大雪后去看梅花
梅花开在寺院内
一大片向阳的山坡上
一株挨着一株
一群好姐妹一样的梅花
不怕寒冷的梅花
像灰烬中的火焰
美得令人绝望

这些年
我也想过去烧一炷香
只是怕对菩萨如对母亲
怕我一事无成
仍被轻易地原谅

我与它,始终隔着
最后一公里


【看花】

从花朵的缝隙间
一点点漏下来的
我们叫它春光
就像从指缝间漏下来的水
我们也叫它时间
树下的这一小块空地上
枯草正在晃动的阳光里
返青,挺直腰杆
春天,到处都是婴儿
亮晶晶的眼睛
蓄满未知的憧憬
伏向河面的柳条吐出的嫩芽
黛色的远山
含苞的映山红

多么好
你在阳台上看花
我也在


【白露】

已经是白露了吗
我抬起头,望向窗外
窗外是更高的楼
楼那边可能还是高楼
世界变得越来越小
而我和这个世界的距离
却越来越大
时光如同急流
我早已放弃了挣扎
学会了妥协与接纳
“只有玫瑰盛开如玫瑰”
这大好的秋天
秋风袅袅,大雁南飞
到处都是赞美


【在山中】

在山中,很多东西都比
鸟鸣醒的更早,比如
半山寺的古老铜钟
以及师父们早课时琅琅的诵经声
以及爬到半山腰
要在日出之前赶到山顶的游客

泉水一路喧响而来
汇聚在悬崖边
又手拉着手
一滴水踩着另一滴水
踊跃着跳了下去

天光熹微
夜色正一点点褪去
群山庄严巍峨
一幅美丽的画卷正在展开
而我,我们
正和万物一起并立其间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